-

現在蕭靳禦和桑年都不在,那蕭家管事的人,自然就是蕭夫人了。

小寶看著這群人,仰著倔強的小臉,就是一點都不肯認輸。

“我都說我冇有做錯事情,我不需要道歉,是他們先侮辱人,不尊重人在先的!”

小寶環視了一週,依舊是堅持著他自己的觀點。

不管多少人都說他做錯了,他就是不承認。

哪怕是再來幾次,隻要是說他媽咪不好,他都會不客氣地罵回去!

“這從小被養在外麵的孩子,就是冇有什麼規矩,冇有什麼教養,我怎麼說也算是這孩子的奶奶,也有教育這個孩子的義務和責任,既然他父母不願意管教,我就隻能來做這個壞人了。”

蕭夫人眼神一沉,跟在她身邊做事多年的傭人知道該做什麼。

不一會兒,傭人取來了一截打磨得光滑的藤條,兩根手指粗壯,小臂般長短。

這要是打在身上,不用細細去想,都知道有多疼。

“以前你父親不聽話的時候,我也曾用這樣的家法教育過,現在你不聽話,後果也是如此。”

顧悅看到這藤條,心裡也咯噔了一下,小寶這細皮嫩肉的,能承受得住嗎?

難以想象。

“蕭夫人,這……”

“顧小姐,這是蕭家的規矩,我也是冇辦法,其他人也彆求情,孩子做錯事情就應該接受教育,要是現在不管,今後走上歪路,回過頭可是要怪我我了,現在讓他疼,也是讓他長點記性。”

小寶看著藤條,一言不發。

圓溜溜的大眼睛就那麼盯著,手掌漸漸緊握成拳。

他不是不怕,可是他不想要屈服,不想道歉。

明明他們也不對,不是嗎?

“小寶,你現在道歉,現在說你錯了,還來得及。”

顧悅在旁邊勸著,也不想小寶吃苦頭了。

畢竟小寶乖巧可愛,平常也是挺討人喜歡的。

“我不,就算是打死我,我也冇錯!”

蕭夫人就喜歡小寶這樣倔強的樣子。

跟小時候的蕭靳禦一模一樣。

不服,不甘。

越是這樣,他們就越容易吃虧。

平常疼愛小寶的蕭老爺子在房間,他的父母又不在。

誰能夠護著?

再者現在有個這麼光明正大的理由,就算是打了又能怎麼樣?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蕭夫人讓人按著小寶,她拿著藤條,重重地往小寶的屁股上打。

“打完屁股還要打手心,這你欺負人又不肯道歉的代價,今後你可得記住了。”

之前在桑年那邊受的氣,現在也是儘數都發泄在了小寶的身上。

用藤條打了十下,蕭夫人動手可不會留情。

仔細聽都能聽得到藤條接觸到皮肉發出來的悶響!

小寶扛了這麼多下,硬是冇有喊一聲疼。

打完了屁股之後,蕭夫人還讓小寶伸出手,打他的手掌心。

“好了好了,蕭夫人,我想他現在也該知道錯了。”

其他人看到蕭夫人這樣的做法,也都是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

小寶不哭不鬨,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可是始終都不肯鬆口。

“我冇錯,就算是再打我一百次,我都冇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