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換上了騎馬套裝,英俊帥氣又可愛的樣子惹得不少富太太都滿眼喜歡。

顧悅看到小寶這個樣子,還真有種看到蕭靳禦的感覺,蕭靳禦的基因太過強大了。

小寶在國外的時候有學過騎馬,而且都是易爸爸教他的,馴服一匹馬,是需要技巧的。

教練幫著小寶牽著馬,看小寶上馬熟練的姿勢,就知道他不是新手。

剛開始帶著慢慢走,小寶示意教練把繩子鬆開,可以不用幫他。

“剛纔是有我牽著,所以這馬纔沒有亂髮脾氣,要是你自己來的話,我怕你控製不了,待會出現問題。”

“冇事的,我感覺我跟馬已經有了交流了,現在我也能慢慢習慣,放心,我不會跑太快的。”

小寶是不滿足這麼慢慢悠悠地逛著,他想讓馬兒跑動起來。

一個五歲的孩子,雖然小寶長的比同齡的孩子要高一些,但還是讓人不放心。

“我知道你之前肯定是有過經驗,但是新的馬匹還是需要時間適應,太過自信隻會讓自己受傷,你要是在我們這裡出了事情,誰都冇有辦法負擔起這個責任。”

小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出了事情我自己負擔責任,不需要其他人背鍋。”

說完,小寶握緊疆繩,加快了速度。

圈外,那些在看的貴婦們,統統被小寶這副樣子給嚇到了。

“這孩子怎麼這麼勇敢呢,這麼快就跑起來了。”

“這確定是第一次騎馬嗎?怎麼看起來不簡單啊。”

“就是就是,剛剛不是說那匹馬是最難馴服的嗎?怎麼看起來很聽話的樣子。”

顧悅聽到彆人這樣誇著小寶,心裡麵也略微吃驚。

她冇想到小寶會這麼勇敢,而且一點都冇有說謊。

彆的孩子還在慢慢悠悠地走圈,他自己已經是能夠騎著馬繞場跑了。

那動作,那神情,那姿勢,根本就不輸給一個成年人。

雖然年紀小小,可渾身上下都在散發著魅力,讓人的目光無法從他的身上移開。

跑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小寶這才騎著馬停了下來。

小寶摸了摸馬兒柔順的毛髮,白嫩的小臉沁著薄薄的汗水。

“你可真棒,看你這頭髮都濕透了,我給你擦擦汗。”

顧悅看著這麼聰明又勇敢的小寶,心裡更加堅定要當他後媽的想法。

像這樣的孩子,誰不想得到?

“冇什麼。”

小寶隻是好久都冇有騎馬了,現在酣暢淋漓,隻覺得舒服。

“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那些小朋友都在前麵呢,待會你跟他們一起玩。”

“好。”小寶跟著顧悅的腳步去往裡麵的更衣間,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

小寶長的帥氣,剛纔又在一眾孩子麵前出儘了風頭,現在一出現,所有的孩子都圍在他的身邊。

“聽說你爹地是蕭氏集團的董事長啊,真的假的,我爹地是總裁,是總裁大還是董事長大啊?”

“那個是你媽咪嗎?好年輕啊,是乾什麼的呀?我媽咪可是珠寶行業的總代理呢,很厲害。”

小寶一聽有人把顧悅當成他媽咪,瞬間很不高興地反駁:“那個纔不是我媽咪,隻是我老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