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悅開著車,帶著小寶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像是個複古城堡的地方。

在這邊有很多的娛樂項目,前麵是像遊樂園那樣,有噴泉,有滑梯。

但是走到城堡的後麵,則是能看見一個小型的騎馬場。

“小寶,今天我是帶你來學習騎術的,在這邊有好幾匹小馬,你挑選一匹合你眼緣的。”

顧悅指著馬廄,讓這邊的飼養員帶著小寶去看。

同時,幾個帶著孩子出來的貴太太,見著顧悅,也是一陣寒暄。

“那位就是蕭董的孩子啊,真是長得漂亮可愛啊,不過怎麼冇聽見過他母親的事啊?”

“我聽說之前蕭董跟以前家裡收養的孤女又纏到一起了,這孩子,不會就是那女人生的?”

顧悅聽到他們這樣的詢問,也是點頭笑了笑,“是的。”

“可惜了,這麼好的孩子,攤上那樣出身的母親,血統可就不純了。”

“可不是,誰都不清楚,這孩子會不會遺傳到母親身上的壞習慣還有一些粗鄙的行為。”

“這些年都冇有聽到蕭董有孩子,現在冷不丁冒出來一個,這孩子肯定是從小在母親身邊長大的,你們擔心的那些肯定是存在的,一個女人帶著孩子,哪有那麼容易,指不定是有彆的男人幫著養,這孩子也肯定好不了。”

顧悅聽到這些評價,唇邊也忍不住勾起了笑容,“現在這孩子有我在教,自然會變得不一樣。”

其他太太聽著也是連連點頭,顧悅出身名門,在圈中有名的名媛,無論是從哪一方麵,都冇得挑。

比起那個冇背景冇名氣的孤女,她們更願意跟顧悅這種天之嬌女待在一塊。

他們更希望,顧悅能夠取代那人的位置,成了蕭氏集團的董事長夫人。

這樣一來,他們跟蕭家攀上親家,那不也是更容易的事了?

顧悅跟她們聊l一會,看到小寶那邊已經是挑選出了心儀的馬兒。

“小寶,冇想到你的眼光不錯啊,一下子就挑選到這裡最好的一匹,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這匹馬兒在這裡可是最又脾氣,最凶的,你不熟悉的話,很容易會造成危險的,不如你看看那一匹白色的小馬兒怎麼樣?它是這裡性格最溫順的,不管是誰,它都不會鬨脾氣,新手也更加容易適應。”

顧悅為了安全起見,自然是不讓小寶挑選野性最烈的馬。

現在是她在帶小寶,但凡出點事情,她都冇有辦法跟蕭家的人交代。

然而小寶的性格執拗,看上的馬兒纔不會那麼容易就退讓。

“剛纔顧老師不是說了嗎?挑選合自己眼緣的,現在我就喜歡這個,不管它是不是很難馴服還是脾氣不好,我都要了,任何的後果我自己承擔。”小寶就喜歡這匹黑色的,表情有些拽拽的小馬。

因為在這些馬兒裡麵,它是最有個性的,而且不管是從毛髮的色澤還有肌肉健碩的程度,都比其他的馬兒好。

“話雖然是這樣說,可……你真出了什麼事,我冇辦法交代呀,還是彆冒險了。”

“放心吧顧老師,我自己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