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常小寶都是挺乖巧的,基本上是顧悅叫他做什麼事情,他都會乖乖照辦。

可今天不知怎麼回事,讓他用法語朗誦文章,他卻是一副不肯配合的模樣。

“小寶,你平常可不是這樣子的,怎麼今天這麼反常?是心情不好嗎?”

顧悅坐在小寶身邊,精緻的臉上多了一抹擔憂。

當然她的擔憂不是考慮到小寶的心情,而是本來是想要藉機在蕭靳禦麵前展示一番,結果小寶這樣不配合,她在蕭靳禦麵前說的那些,反倒是變成吹噓了,今後在蕭靳禦麵前再多說什麼,也少了說服力。

“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值得表現的事情啊。”

小寶雖是年紀小,但是大人之間的一些行為表現他還是看得出來。

好比現在蕭靳禦一來,就特意讓他在對方麵前做這種事情,有些是在故意賣弄的成分。

“怎麼會呢,我可很少看見你這樣聰明的小朋友,用那麼短的時間就能用法語將文章流利地朗誦出來,我肯定是也想讓你爹地看看你的學習成果呀。”顧悅溫柔地對著小寶說著,但眸光還是時不時地看向了蕭靳禦。

小寶又不是傻子,能夠感覺得出來對方的注意力在不在自己的身上。

“顧老師,要不然我還是給你和他騰出位置吧,我感覺你今天都冇有什麼精力教我。”

小寶看著打扮得這樣精緻漂亮的顧悅,再看向蕭靳禦,忍不住咂舌。

這哪像是在教他,分明就是奔著其他人來的。

顧悅被小寶說得臉頰通紅,雖然她是抱著這樣的目的,可說出來總歸是不合適的啊!

而且現在蕭靳禦跟桑年還冇離婚,她要是單刀直入,直奔主題,結果肯定是不儘人意。

“怎麼會呢,隻是你爹地的氣場太強大了,一般人都很難忽略掉,再者我也是想讓你爹地看看,有什麼需要我改進的,方便我對接下來的課程做出相應的調整,對你也是有幫助的。”

顧悅知道自己看蕭靳禦的次數太過頻繁,身邊的孩子都看出了端倪。

“時候不早,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處理,有什麼情況再告訴我。”

蕭靳禦看了一下腕錶上的時間,起了身。

顧悅見蕭靳禦要走,心裡抓了一把,可又不知該說什麼留住。

他太過炫目了,一舉一動都透著上位者纔有的威嚴和氣勢。

哪怕是看著側臉,都足以讓人無法將視線移開。

“好的。”

顧悅也跟著站起身,跟著蕭靳禦的身後走。

“留步。”

顧悅的腳步,不知不覺跟著走了出去。

蕭靳禦提醒了一番,她這才站住。

“顧老師,我勸你彆想了。”

小寶坐在了椅子上,不停晃著兩節小短腿,手托著腮,一副對所有事情都瞭然於胸的模樣。

“你說什麼呢?”顧悅回過神,看到小寶眼神的時候,不由得嚇了一跳。

她的內心,怎麼感覺被一個小孩子給看穿了那樣。

“他不在的時候,顧老師的一切反應還是挺正常的,但他一出現,顧老師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從說話的語氣,神態,都發生明顯的變化,包括坐下來的姿勢,都是朝著他的方向,這種從心理學角度上來看,是怎麼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