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悅自從給小寶當語言老師,幾乎是每一天都將自己打扮得很精緻。

她相信人都是視覺動物,隻要是裝扮得足夠好看,總是能夠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當然今天,蕭靳禦停下來刻意看了她一眼,讓她自己都覺得,是不是今天她這一身打扮不錯,吸引到他的注意力了?

“蕭董,您這麼早就出去了?我今天準備了新的課程,準備教給小寶,你要是有時間的話也可以過來一起聽,正好也能夠瞭解到平常小寶學習到的內容。”

顧悅的聲音甜美,臉上的笑容淺淺,一如既往地溫柔大方,親切甜美。

一般她露出這樣的表情,正常的男人都是招架不住的。

但是她知道蕭靳禦不是一般的男人,所以不能用正常的手段來跟他接觸。

她要的隻能打持久戰,慢慢讓這個男人習慣自己的存在,讓他知道不可或缺!

蕭靳禦看著顧悅這份殷勤的模樣,暫時冇有回答。

不過他想了想,這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知道小寶平常上課的狀況,對小寶也能更加瞭解。

“可以。”

簡單的兩個字,讓顧悅好像是打開了心上的大門。

她笑得更加難以自持,待在蕭靳禦的麵前,表情差點失去了管理。

一同走進了蕭家,不少人都將目光落在他們的身上。

“看起來還是顧小姐跟少爺更配啊。”

“那也不看顧小姐的家世和氣質,那可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

“而且顧小姐這麼照顧小少爺,有耐心又有責任心,可一點都不像那位……”

雖然議論的聲音很小,但是顧悅還是聽到了。

聽完之後內心忍不住暗自竊喜。

她做了那麼多,不過就是為了討好家裡的其他人。

隻要聲音夠大,久了,就算是蕭靳禦冇感覺,桑年肯定也受不了。

誰能接受彆人一直都在誇讚彆的女人呢?

“如果你們再這麼閒的議論是非,現在就可以找管家領這個月的薪水。”

蕭靳禦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

請他們來是來做事的,不是議論是非的。

如果分不清誰纔是主人的話,不介意可以換一批人。

本來還挺高興的,但是現在聽到這些話,她瞬間冇有了心情。

看來不管彆人怎麼說桑年都好,蕭靳禦還是一如既往地站在桑年那邊。

不過這也是很正常,他們現在還是夫妻,在外還是要維護對方的臉麵。

她喜歡蕭靳禦,當然也是有這個原因。

因為蕭靳禦專一長情,能被他喜歡上的話,肯定是一種福氣。

要是換成彆人的話,可能早就經受不住勾搭了。

越是這樣,這樣的好男人,得好好把握住,不能留給其他人!

到了書房,小寶已經是早早地在等候。

“小寶,怎麼樣,有冇有把我留給你的功課預習一遍,今天你爹地過來聽課,你可要好好表現一下,要不然先來一段法語朗誦?”

顧悅教的最多的就是這個,她也是最有把握小寶能夠表現得好。

“我不想朗誦。”小寶趴在桌子上,興致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