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拋開蕭靳禦是業界頂尖級彆大佬的身份不說,他同時也是蕭老爺子一直都引以為傲的存在,這樣的人,不但是對集團還是對社會都做出了不少貢獻,要他辭職回家當全職奶爸,這傳出去難道不成了笑話嗎?

再者,他們從祖輩上就冇有出過這樣的事,不可能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這種地步。

“你之前想要怎麼胡鬨,怎麼偏袒桑年,我都是可以放任不管,畢竟有些事情也難分對錯,但現在你為了桑年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就不能再這麼下去,否則我真不知道哪天你真的為了桑年放棄掉一切,覆水難收。”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冇有明確地規定過,家庭就必須要女性去犧牲自己來成全,更何況當年讓桑年迫不得已生下孩子的人是我,我本來就對她有虧欠,就算是讓我做這些事情,恐怕也是不能彌補我這些年的缺失。”

“她可以選擇把孩子打了,但是她並冇有這樣做,說明什麼?說明她自己已經是做好承擔責任的準備,既然這樣決定了,又怎麼能變成現在這樣?為了自己的事情就拍拋下孩子不管,你欠她的,從她回來到現在,你的補償已經是夠多了,蕭家也冇有虧待過什麼,而且她要什麼,大可大大方方地跟我提出來,不需要用這樣的方式,更不需要你來為此買單!”

蕭老爺子怒不可遏,因為桑年的存在,蕭家已經是不大平靜了。

之前可以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現在卻是冇有必要了。

桑年的所有舉動,都讓他感到失望。

自私自利,目中無人。

“我對她很瞭解,她從來都不曾索取過什麼,包括對我也是如此,有時候我也更希望,她能夠對我提出要求,希望我去為她做事,但這些都冇有。”

“每個人的價值都是不一樣的,她就算是再怎麼努力也始終都比不上你,她敢接受你對她的犧牲?敢接受你為了她留在家裡?我現在越想越後悔,當初就不應該支援你們結婚,事情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蕭老爺子氣得不停地咳嗽,蕭靳禦在旁邊輕輕地拍著,原本到了嘴邊的話,也是嚥了下去,蕭靳禦怕要是真的說出來,那就提前把老爺子給送走了。

“這件事情我會有分寸,孩子教育的事情我不會落下,我也會儘力平衡這裡麵的關係,婚姻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兒戲,我不會因為這一點事情就跟桑年離開,哪怕她同意了,我也不會答應。”蕭靳禦臉色陰沉,雖然是放輕了語氣,但還是很有分量。

“固執!”

蕭老爺子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了。

蕭靳禦現在翅膀硬了,普通的手段威脅不了他。

但凡他不是個重情義的人,現在倒也不會在這邊聽他說這些。

可壞就壞在了太重情義了,導致他明明碰上了個這麼不聽話的妻子,他還是不願意放手,他也想不明白,桑年到底是給他灌了什麼藥了。

“跟您一樣。”蕭靳禦將老爺子放平,淡淡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