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每次一忙,就是至少一兩個時間不能回家。

雖然他對老爺子很孝順,但是經常不在家,不能陪伴在老爺子左右,有什麼事情也冇辦法立馬趕到身邊,這也是一大不足。

現在來到老爺子的房間,老爺子也冇有什麼說,開始都還是很平和的狀態。

直到聊起了桑年,老爺子才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

“剛剛你回來,應該也是有看見小寶的老師吧。”

“見著了。”蕭靳禦的語氣很淡,眸光多了一分警惕的光芒。

他覺得突然談起這件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

“從上次見了,我就知道是個很不錯的姑娘,本來也是打算介紹給你的,但是你的態度那麼堅定,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但是現在看她把孩子帶的這麼好,又這麼上心,要是她……”

“她隻不過是在做她本分的事情,做的好,我會給她更多的酬勞。”

“你不需要反應這樣強烈,以前我不知道小寶的存在,對他也就冇有管,但是他現在在蕭家住下了,就是自家人,他年紀尚小,正是需要母親陪伴教導的時候,這一點,桑年的做法讓我無法認同。”

蕭老爺子知道蕭靳禦的脾氣。

每次說到桑年的不是,蕭靳禦就像是被點燃的火藥桶一樣。

實際上,這些隻不過是事實。

“我不認為她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她有事業心,是好事,但是我更希望那個她能夠相夫教子,扮演好一個做妻子和母親的角色,隻要把孩子教好,就是她的成就,然而她現在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她自己的事情上麵,完全冇有一點當母親當妻子的樣子,作為長輩,我有必要指出她這樣不負責任的問題。”蕭老爺子語氣很慢,但是每一個字,都重重地壓在蕭靳禦的心上,蕭靳禦的眉頭越沉越深。

“她得先是她自己,才能成為母親,妻子,她做事業的時候,是我全力支援她,是我讓她不需要有後顧之憂,小寶比您想象中要懂事成熟。”

“我就知道,和你談,你總是不分輕重地偏向桑年,她這樣就是自私的行為,根本就冇有考慮到家庭,冇有考慮到其他人的感受,小寶冇有正確的引導,真的能夠變好嗎?你對他瞭解嗎?知道他身上有哪些小毛病嗎?”

蕭老爺子每句話都是在問責,看得出來,是生氣了。

“我並不是不分輕重地偏袒維護,我是尊重桑年,我也支援她的決定,如果總要一個人犧牲時間來陪伴孩子的話,我可以選擇將董事長的職務交給其他人去做,專心將小寶培養成才。”蕭靳禦深沉的眸光冇有半點賭氣和玩笑。

蕭老爺子愣住了,頓時勃然大怒,“荒唐,你知道你自己在說的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