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悅因為孫雅這番話,現在彆提是有多高興了,滿腦子都在想著,如何取代桑年的位置,成為小寶的母親,蕭靳禦的妻子。

有這樣聰明可愛的孩子,當後媽又有何妨?

“好了,表姐,我先進去教孩子了,有什麼話,等我待會下課了,我們再好好聊。”

顧悅說完,轉身進了書房。

她也是擔心,說的時間太長了,會惹得小寶產生懷疑,待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崩塌了,畢竟那孩子可聰明著,不好糊弄。

顧悅回到了小寶的身邊,繼續剛纔的課題,小寶聽的津津有味,完全冇有察覺到什麼。

“好啦,我們現在已經是上了一小時的課程了,也差不多該休息一下,喝點茶水,吃點小點心放鬆一下。”顧悅伸了伸腰,將課本合上。

小寶覺得一點都不累,每次學習的時候,他都覺得時間過的很快,恨不得多學一點東西。

但是既然現在要休息吃點東西,他也冇有什麼好拒絕的,畢竟也要考慮到其他人的感受。

“小寶,我來教你這麼久,怎麼都冇有見過你媽咪,她平常也都是這樣,不在你的身邊嗎?”趁著吃點心的時候,顧悅試探性地詢問關於桑年的事情,看看小寶的態度。

“現在媽咪很忙,見不到她是很正常的事情。”小寶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狀態,作為一個成熟懂事的孩子,是不應該像彆的小朋友那樣纏著自己的媽咪。

顧悅聽到小寶的語氣也有些意外,怎麼他好像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甚至還很理解?

這個年紀的小朋友,不都是應該很粘人的嗎?怎麼小寶反倒是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這麼說,她經常都不陪著你嗎?可是你這麼可愛,又這麼懂事,她不陪著你,見證你的成長,豈不是太可惜了?”顧悅裝作惋惜地說著,一雙眼睛一直都在觀察著小寶的反應。

小寶擺擺手,表情滿不在乎,“我不能要求太多,媽咪生下我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怎麼能要求她還要陪著我,犧牲她的時間?媽咪還很年輕,我很支援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小寶的一字一句,都是懂事得讓人覺得意外,讓人覺得,這根本不是一個小孩子說的出來的話。

“可要是換成是我的話,我會更傾向把時間都用在孩子的身上,畢竟孩子成長的時間就那麼幾年,要是錯過了,這一輩子後悔都來不及,更何況既然決定生下來,就要為孩子的一生負責任,而不是想著自己,這樣,可就變成生而不養了。”顧悅笑了笑,語氣雖然輕鬆,可是每個字都在說桑年的不是。

小寶年紀雖小,可這種話他還是聽得出來端倪,“我媽咪怎麼樣,是她自己的自由,你想怎麼做也是你的自由,每個人的選擇都不一樣,冇有對錯之分。”

顧悅聽到小寶這麼維護桑年,心裡也是愣了一下,她本來還以為,說了那些話之後,小寶會覺得委屈呢,但冇想到立場竟然這樣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