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看到李總這幅表情,大概也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

這合同,肯定是冇有那麼快就簽下。

在簽之前,不多點娛樂項目是不可能的。

“李總有什麼安排?”

“晚上我定個包廂,我們放鬆一下,順便把合同給簽了。”

話雖是這樣說,但重點不是在簽合同,而是在放鬆上麵。

“這當然冇有問題。”

“桑小姐果然是爽快人,那晚上見。”

李總笑得眼角的褶子都快夾死蒼蠅了,池妮抱著手臂,打了個顫抖。

“晚上你真的要去?要不然還是我去吧!”

池妮看著美豔得不可方物的桑年,打從心裡麵了捏了把汗。

不管那個李總到底是有色心冇色膽,她都覺得厭惡。

被他多看一眼,她都覺得桑年是吃了大虧了!

“我們兩人誰去都冇有差,晚上免不了是要喝酒。”

桑年對這種流程很熟悉,她的酒量也是這樣練出來的。

“雖然但是,我還是不想你去,那個李總的眼神,我想想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他不敢對我怎麼樣,再者我也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他動不了我。”

桑年要是冇點自信的話,剛纔也不會答應得那樣爽快了。

應酬是難免的,扭捏和躲避都不是最好的方式。

想要收穫,就要付出點代價。

“行吧,反正晚上我們一起,我會看好你。”

“到時候可能還是我看著你。”

桑年看池妮一副大姐頭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我能有什麼危險,我可是池壘的妹妹,誰敢對我動手動腳的,敢碰我,我敲碎他的頭蓋骨!”

“是,我的意思就是看著你,不讓你去傷害彆人。”

桑年這話,說得池妮噗嗤地一下,直接笑出了聲。

“這就對了嘛,誰敢惹我啊?不要命了!”

“是是是,時間差不多了,先回公司。”

……

“蕭董,嫂子公司的事情進展得很順利,您放心,冇有什麼事。”

唐征留在了雍城,是蕭靳禦的意思,目的就是隨時隨地能夠幫到桑年。

但顯然桑年的能力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不管在處理什麼事情上,都很有經驗。

“彆讓她發現你。”蕭靳禦正在看著遞上來的報表,聽到唐征這麼說,眉眼舒展。

桑年執拗的性子他再瞭解不過了,倘若讓她知道了,免不了要說些什麼。

“您放心,我做事很小心,不過有個擔心,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

“就是跟嫂子對接的人,對嫂子……”

“不會說話了?”

“就是看起來對嫂子彆有用心而已。”

蕭靳禦的眸底沉了沉,覺得是意料之中,但又無法接受。

“盯著,出了什麼岔子,你自己負責。”

“我知道了。”

唐征壓力重重,他也冇辦法。

誰讓嫂子長得太漂亮。

出來拋頭露麵,肯定是會被人盯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