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妮也有所預感,看到蕭洛雅名字的時候,她心裡也是涼了一截,不過她突然想到了蕭靳禦,還是忍不住說:“我聽說蕭洛雅跟蕭靳禦的關係好,你找他解決說不定能成。”

桑年想都不用想就直接搖了搖頭,“關係好不假,但這是兩回事,她決心想要從我身上討到便宜,就不會輕易賣給彆人麵子,哪怕是蕭靳禦出麵也冇用,更何況……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本來就冇有打算麻煩到他。”

“以你們之間的關係,這種事情應該也談不上麻煩吧……我感覺你跟他之間好像還是分得很清。”池妮聽著桑年這種語氣,隱約間察覺到了有些不對,但也不好說太露骨。

“有些事情,還是分清楚的比較好,再者我現在已經拒絕了蕭洛雅了,剩下的我想辦法解決,采取其他補救的措施,人總不能被眼前的困難限製住了。”桑年想的很清楚,任何事情都要學會變通,不進則退,不要跟自己過不去。

蕭洛雅那件事情,從頭到尾她就冇有覺得自己做錯過,隻要他們敢在小寶麵前搬弄是非,她就敢跟他們翻臉。

此時另一邊的蕭洛雅氣得不行,好不容易抓到這個機會又給溜走了。

早知道剛纔桑年在場的時候,她就應該抓住機會,先給兩個巴掌再說。

但現在想起來,明顯已經太遲了。

無奈之下,蕭洛雅隻能打電話給孫雅。

“嫂子,怎麼辦?桑年那個女人看到我之後,一點都不服軟,而且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根本就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蕭洛雅隻能尋求孫雅的幫助了。

電話那頭的孫雅聽到這,也感到不意外,對於桑年瞭解雖然不深,但是脾氣也是摸得到一點,“既然不上套,你就把跟這批布料相仿的也給拿下,或者跟那些人打個招呼,她現在應該也是想要拿到其他的貨,你不要給她這個機會。”

蕭洛雅想了想,覺得這樣做有些太難辦了。

“萬一她要是弄到我二哥那邊,說我故意為難她,我二哥又會找我麻煩了,你也知道我二哥維護起來一點都不講理。”蕭洛雅也是有些顧忌的,誰讓蕭靳禦那人這麼喜歡桑年,為了桑年連親情都可以來忽視。

“這些事情我會讓人去辦,你二哥不會找到你的頭上,你現在就把你的重心放到你的品牌上麵,爭取比她早一天釋出,將風頭蓋過她,知道嗎?”孫雅也想到了蕭洛雅會這樣,於是也是讓蕭洛雅處理好她自己公司的事情就行。

“好,嫂子,我這邊已經是在抓緊去做了,但是我還是不放心。”

“她公司的設計師,我已經是在找人聯絡了,不會讓她太順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