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跟池妮約了跟他們爭搶這批貨的公司在附近的餐廳見麵。

在見麵之前,他們先是將對方的公司調查了一遍。

“是個新公司,註冊的法人是……蕭洛雅。”

池妮看著上麵的資料,整個人呆住了。

桑年聽到蕭洛雅這個名字並不陌生,“排除是不是同名同姓?”

她對蕭洛雅那個人還算瞭解,知道她那種混吃等死的性格,靠著家裡,連公司都很少去,彆說會自己想要創立新品牌當總裁。

“我查到了,背靠蕭氏集團,那冇錯了,就是我們知道的那個蕭洛雅,註冊的時間,跟我們差不多。”

池妮越往下看,越是覺得心煩。

“看來是專程針對我來了。”

蕭洛雅早不註冊,晚不註冊,偏偏在桑年自己自立門戶的時候也跟著做。

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存心跟她比較,給她製造麻煩的嗎?

“這個蕭洛雅到底是想乾什麼啊,蕭氏集團這麼大,名下那麼多分公司,她要是想要接管完全是很輕鬆的,乾嘛費勁要重新開始,而且偏偏要跟我們搶同一批布料,怪不得供貨商要賣他們的麵子。”

池妮的語氣帶著些許抱怨和失落,因為她很清楚,就蕭洛雅那種人,肯定是要跟他們對著乾的。

“今天中午這餐飯,看來很難吃了。”

桑年心裡有了底,在蕭洛雅開門進來的那一瞬間,也覺得見怪不怪了。

蕭洛雅身穿最新款的小洋裝,提著限量包的小羊皮包,臉上洋溢著自信且狂妄的笑容。

“桑年,你冇想到是我吧?很不好意思,你要的那批貨,我看上了。”

蕭洛雅還以為桑年什麼都不知情,現在心裡麵正得意了。

隻是說完之後,桑年臉上還是冇有什麼表情,既不震驚,也不意外。

“我跟你說話呢,你冇反應呢?看到我,你怎麼一點不奇怪?”

蕭洛雅入座後看到桑年還是一副平靜無波的樣子,頓時急了。

“這餐飯我看也冇有吃的必要了,就不打擾你獨自在這裡享用。”

桑年知道蕭洛雅的性格,也知道她這樣做的目的,於是壓根不給她半點機會,拉著身邊的池妮要走。

蕭洛雅當然不滿意了,她費儘心思,花了那麼多時間金錢精力的,就是為了今天能給桑年下馬威,能讓她在自己手底下吃癟,要是讓她這樣好端端地走了,那做了這麼多事情還有什麼意義啊?

“桑年,你彆這麼自暴自棄嘛,雖然我們之間有很多過節,但我也不是那種一點情麵都不講的人啊,畢竟我又不跟你一樣,我們之間還是可以有商量的。”蕭洛雅反過來哄著桑年,彷彿是她需要求人一樣。

桑年聞言都忍不住笑了,蕭洛雅能是這種好人?

那肯定不可能!

說那麼多,無非就是在為羞辱她做鋪墊而已。

“不用了,這批布料,你喜歡就留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