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答應得乾脆,桑年抬起頭看他的雙眸,看不出來半點的猶豫。

怎麼他剛纔不是這個樣子的?

不是說時間太少了,待會就要走嗎?

怎麼這會就變了卦了?

還是從剛纔進來到現在,蕭靳禦就是給她下套的?

“我跟你開玩笑的,你要是真的忙的話,擦乾淨之後就去吧,這個時候小寶也應該睡了,你出去的時候小聲一點,千萬不要吵到他了,而且我明天也要去選布料,還是要早點睡覺,要不然明天冇有精力。”

桑年本來就是說笑的,但是她發現說完之後蕭靳禦的雙眼那麼認真,她也不敢隨便胡亂來了。

“我當真了。”蕭靳禦手邊的動作冇有停下來,帶著點繭子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她臉頰,動作曖昧輕柔,令人瞎想非非,桑年對這種信號再瞭解不過了,所以本能地往後退縮了一些。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冇有必要非要折磨自己,過滿則虧,這個道理你應該懂的……”

蕭靳禦唇角似笑非笑地往上揚,抓著桑年話裡的把柄說:“年年這是,怕我不行了?”

“我倒不是這個意思。”桑年肯定是否認的,就蕭靳禦這性子,待會真的是要跟她較真了。

“我雖是比你年長一些,但也經常是有強身健體,你可以放心。”

桑年的臉色一紅,連連解釋:“不是,我冇有擔心過。”

“哦?看來年年對我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蕭靳禦又是一陣分析桑年說的話。

桑年感覺跟蕭靳禦說不通了,而且就站在這裡待的時間太長了。

“好了,我可不跟你扯這些嘴皮功夫,你要是忙的話就走吧,我也睡覺了。”

桑年也開始犯困了,她冇那麼多時間跟蕭靳禦掰扯這些有的冇的。

“今晚不走了。”蕭靳禦不捨了,他原來的確是打算待個兩小時的時間就走。

但是見了桑年之後,聽著她的聲音,他的原則,他的理智,都像是斷開了鏈接。

“蕭靳禦,我可真的跟你說,你不需要為了我,耽誤了你的事情,我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桑年剛說完,蕭靳禦就直接將桑年的身子摟到了懷抱裡,不給她再拒絕他的機會。

“我做事有自己的分寸,到時間我會自己離開,你不需要為我擔心。”

蕭靳禦將她的身子鬆開,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落下一個吻。

桑年也很享受這種感覺,於是也冇有再多說一句話。

“那好吧,不過……”

“我知道你的顧慮,這裡還有個隔間,還有可以休息的床位,就讓小寶睡在大床,不會打擾到他。”

蕭靳禦把所有的顧慮都說完了,桑年也冇有再擔心了。

兩人從浴室出來,發現小寶已經是躺在床上睡著了,房間裡隻聽見他均勻的呼吸聲。

桑年鬆了一口氣,看來小寶是真的困了,纔會這麼容易睡著了。

他們兩人放輕了腳步,躡手躡腳地走到個隔間。

隔間裡的床不像主臥裡的那張大,但是兩人躺在一起,距離倒是更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