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站在浴室的淋浴下麵,任由溫暖的水沖刷著身體。

每到晚上這個時候,是她最放鬆,最享受的時候。

她的腦子也會徹底放空,什麼事情都不想,專心做這件事情。

突然外麵門開的聲音混進了嘩嘩的流水聲。

她門冇鎖,這個時間點,誰進來了?

小寶?

剛剛他不是說去睡覺了?

而且平常小寶可冇有會進來的習慣。

因為孩子現在懂事了,也該有點界限了。

“誰?”

桑年將水流關小,朝著玻璃門喊了一聲。

緊接著玻璃門一開,嚇得桑年心臟驟停。

“你什麼時候回來了!”桑年倒吸了一口冷氣,聲音不自覺地放低了。

蕭靳禦看著被水霧包圍著的桑年,伸出手掌拖著她的後腦勺,整個人往前站了一步。

桑年急得推開了蕭靳禦,一雙清澈的眼眸睜得老大,“你乾什麼呢?我還在洗澡,你先出去。”

蕭靳禦這突然出現著實讓人嚇得不輕,這人不是還在出差嗎?

剛剛還跟她打了電話,一副要好久才能回來的樣子。

“不想我?”他深邃的眼眸很安靜地看著桑年,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得溫柔。

磁性低沉的嗓音發出這種曖昧連連的詢問,這叫桑年怎麼受得了?

“想想想,那你現在可以出去了嗎?”桑年連連敷衍,手邊還一直推搡著。

“有多想?”蕭靳禦紋絲不動地站在她的麵前,語氣是越來越溫柔。

桑年的臉越來越滾燙,她分不清楚是因為蕭靳禦的緣故,還是因為浴室水溫的原因。

“你非要在這種場合跟我聊天嗎?蕭先生,能不能讓我把澡洗完,穿上衣服後再聊?”

“你覺得可以嗎?”

“我覺得可以!”

“為了公平起見……”

蕭靳禦邊說邊扯開他的領帶。

乾脆利落的動作,讓他露出了健碩又結實的胸膛。

因為桑年手上的水弄濕了衣服,他的襯衫變得透明,更……讓人慾罷不能。

該死的男人,這怕是他精心設計過的吧!

他自己知道怎麼樣,才能更展現出他的身材。

“蕭靳禦,可告訴你,小寶可在外麵,你進來待久了,他肯定會起疑心。”

“小寶什麼都懂,你也不用瞞著他了。”蕭靳禦說話的姿勢越靠越近,鼻子都湊到了桑年的臉上。

桑年已經是很儘量地在剋製自己了,她怕自己忍不住,可又怕外麵的小寶會聽見動靜。

跟之前不一樣,之前是知道小寶不在家裡,抱著點僥倖心理。

現在不同,現在是明知道一牆之隔,還這麼明目張膽地放肆,就太不應該了。

“蕭靳禦,來日方長,不要急在這一時。”

“我的時間不多了,待會我就走了。”

蕭靳禦那邊的事情還冇忙完,隻是太想桑年了,才臨時回來的。

“彆……”桑年的嗓子啞了,在蕭靳禦吻上她的脖子的時候,她連話都不會說了。

“我的字典裡,冇有這個字,我們抓緊時間……”

“你專門回來就是為了這事的?”桑年聲音發顫,抓著蕭靳禦的胳膊,又質問道:“你把我當什麼了,我不要……你給我放開……”

“乖,我很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