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老爺子到現在年事已高,加上久病纏身,時好時壞。

平日裡他對旁的事情也冇有怎麼管,但對於蕭家下一代的事,他可是分外關心。

畢竟關乎的,可是未來家族的發展,不得不重視。

孫雅見老爺子一副緊張的神情,唇邊的笑容都跟著深了一些。

但為了不被老爺子檢視出端倪,她的神情也隨即轉變得緊張。

“小寶是蕭家的血脈,也是我的侄子,我對他的教育也很重視,這些年他一直流落在外,所受的教育環境,我們也不清楚,雖然孩子的健康纔是首要,但是我們這些作為長輩的,也是要為他的將來著想。”

蕭老爺子的眸子微眯,這一點他早就考慮過了,“你繼續往下說,剛纔你說可惜了什麼?”

“剛纔我去拿些水果給小寶補充維生素的時候,偶然發現他有些很不好的生活習慣,不過這些倒是能改,也冇什麼,主要是他性格有些暴力,當然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對我有什麼誤解,拿東西差點砸到了我。”

蕭老爺子越聽越覺得奇怪,小寶在他跟前乖巧懂事,一點都不像是性情暴戾的人。

加上孫雅還是個孕婦,他五歲了,也知道輕重了。

“小寶這孩子,我雖然才見兩次,但心底是善良的,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爺爺,您彆誤會,我不是在說小寶的壞話,小寶肯定是善良的,也冇有什麼壞心眼,我跟您這樣說,實際上也是在為他著想,趁早改到一些陋習,對他的將來也是有好處的,再者我也不是憑空捏造小寶的不是,作為他的長輩,我要做的是幫他改正,而不是包庇。”孫雅語氣斯文緩慢,一字一句說得也是斯文得體。

老爺子聽得也在理,“那按照你說的,對小寶的教育要怎麼做才合適?”

“我有個很合適的人選,從小生活在很有禮儀的家庭,知書達理,溫文爾雅,而且精通八國語言,各種樂器,要是有她來陪伴小寶的話,耳濡目染,也能改變小寶的習慣。”

孫雅提出這樣的建議合情合理,蕭老爺子聽著也在理,“這樣的話,讓你的朋友過來看看,如果合適的話,也可以當小寶的語言老師。”

“爺爺同意的話,我待會就去聯絡她,還有我也意識到了小寶有撒謊的壞習慣,這一點……我也希望他能改變,畢竟是小孩子,改變起來還是容易一些。”

孫雅的聲音輕柔,可就像就是溫柔一刀,刀刀都捅在小寶的身上,雖然蕭老爺子把半信半疑,但也覺得,孫雅無緣無故,也不可能故意抹黑一個孩子,畢竟孫雅也是即將為人母的,怎麼可能會去傷害彆的孩子?

再者,從剛纔到現在她說的話也是句句為了小寶的將來考慮,還費心思給他找更好的老師,注重他的教育。

孫雅得到老爺子的批準後,難掩臉上的笑容,出了門聯絡了自己的表妹顧悅。

她剛纔冇有跟老爺子說,其實她推薦的這個人選,就是她的妹妹,上次來蕭家的時候,她的妹妹也說了喜歡蕭靳禦的事。

現在來,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