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桑年在蕭家受了多少氣,現在小寶說話就有多不給麵子。

反正不給他媽咪好臉色的人,他也同樣不會客氣。

“你媽咪平常就是這麼教你說話的?從上次聽你說話就一點教養都冇有,這一次還是這樣,爺爺把你們留在蕭家是正確的,再讓你待在你那種媽咪身邊,你遲早是要完蛋了!”

現在小寶的一言一行,蕭洛雅都覺得是桑年教的。

她就不相信一個五歲的小孩子,自己能說出這種話來。

孫雅示意蕭洛雅說話不要太著急,在旁邊打著圓場說:“小孩子是不懂事,對我們是有點偏見了,你對待孩子也不要這麼著急,他身上流著蕭家的血脈,我相信他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

“那是肯定,他身上要是不摻雜桑年的,那就更好了。”

小寶聽著她們的一言一語,很不給麵子的翻了一下白眼。

“你們老是說我媽咪的不好,可見你們的素質也高不到哪裡去,再者我媽咪又冇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更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罪人,你們有什麼資格對她指指點點的?我覺得那些開口閉口出身啊,教養,血脈的人,纔是最最愚蠢的吧,難道不知道,先天條件再好,後天不珍惜也是白搭的吧?”

小寶說的話,句句是帶著嘲諷的味道。

孫雅跟蕭洛雅兩人麵麵相覷,皆是冇想到小寶這麼伶牙俐齒。

“你這小孩子說話怎麼這個樣子?”

“我說話有什麼問題嗎?你們對我媽咪不尊重,還指望我尊重你們嗎?”

孫雅隨即笑著說道:“我們哪裡有對你媽咪不尊重,是你媽咪對我們一直都有很深的敵意,在我看來,我一直都是把你們當成親人那樣看待,尤其是我現在都有小寶寶了,一舉一動都要為孩子考慮。”

小寶看向孫雅那張溫柔的麵龐,再看到她圓滾滾的肚子,的確是冇有了敵意。

畢竟再怎麼樣,也不能對一個孕婦生氣。

孫雅對待小孩子還是有一套的,看見小寶的眉眼舒緩,唇邊笑容更深。

“老是那麼生氣多累啊,有句俗話說的好,以和為貴,大家和和睦睦,開開心心的相處,多好啊,之前有什麼偏見,現在都統統放下來吧,以後要是有誰對你不好,你也可以跟我說,我保證會給你出頭。”

小寶狐疑地看著孫雅,內心不由在想,真的能做到和和美美嗎?

他想到了太爺爺說的話,他最大的心願,也就是希望一家人能夠和平相處,齊心合力。

“所以小寶,現在要不要過來摸一下我的肚子呢,你把手放在肚皮上,還能感受到小寶寶的存在呢。”

“真的嗎?”小寶看著孫雅的肚皮,眼睛裡麵還是含有好奇的成分的。

“當然啦,難道我還會騙你嗎?”

一旁的蕭洛雅也是看呆了,她冇想到孫雅竟然這麼會哄孩子。

小寶伸出手湊上前,放在了她的肚皮上,突然,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真的,我感覺到了。”小寶覺得萬分神奇,手碰上去的一瞬間,好像……跟他擊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