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這個在雍城創建新品牌的想法,在辦理完手續之後,也開始正式上線。

池妮在知道桑年這個舉動之後,也是提議要入股成為股東,跟她一起經營。

桑年冇有拒絕的理由,在雍城,池妮的人脈和資源毋庸置疑是比她多的,而且池妮的能力和才華,桑年也很清楚,所以讓她加入是錦上添花,不出三個月,她們的品牌就能起來。

現在成為了合夥人,桑年會將自己的計劃跟池妮說,聽得池妮一愣一愣的。

池妮一直都知道桑年是個很有計劃,很有頭腦的人,但是在聽完她的安排之後,她還是很吃驚。

一是桑年的年紀太年輕,二來,一般設計師都不會有這樣厲害的經商頭腦。

像這樣聰明又漂亮的女人,哪個男人能夠擁有她,都是畢生幸事。

“我忽然有些羨慕蕭靳禦了,要不然還是算了,你考慮一下我怎麼樣?”

池妮手托著腮,看著桑年的眼睛裡麵在冒著泡泡。

“你少來了,你要是跟我在一起,周固怎麼辦,我可不想每天接到他痛哭流涕的電話。”

池妮大手一揮,一副冇有關係的表情,“男人算得了什麼,美女纔是我的最愛。”

“這是我準備釋出的係列,先上線預熱看看反響,看看這邊市場的需求。”

國外和國內的喜好以及設計都是不同的,之前桑年一直都在國外,也難免會有所擔心。

畢竟市場和潮流都是要摸索,在蕭氏集團這段時間她雖然也有學習,但還是要實踐才知道。

池妮接過桑年的檔案看了一眼,接下來就進入了長達一分鐘的沉默。

“這些都是你自己定的嗎?”

“如何?是否能迎合這邊的市場?”

“你真的太棒了,這些完全冇有問題,完全碾壓了我們集團那些設計師,我真的很好奇你腦袋裡麵到底裝了些什麼,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奇思妙想,怪不得老師一直說你前途無量,我也覺得。”

池妮的誇讚就停不下來,她真的很難想象出,這些都是桑年這個年紀的人設計出來的。

每個細節的處理都恰到好處,堪稱完美,她都想象不出來,桑年是怎麼辦到的。

“好了好了,你現在這樣我可要覺得是在捧殺了!”

桑年向來不太喜歡讚美,能夠找到問題的所在並且解決,那纔是最好的。

“放心,這纔不是捧殺,我是真的覺得你給的這些設計圖紙很符合現在的市場需求還有女性審美。”

“既然這樣那就冇問題。”

“不過,現在的市場就這樣,剛創建的品牌免不了會被打壓。”

“這正常。”

這個問題,桑年也設想過了。

在雍城她得罪的人還不少,尤其還是在這個行業的居多。

明麵上的爭鬥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地裡的小手段,這是防不勝防的。

後續桑年跟池妮再繼續往下聊了一會,蕭老爺子那邊又來了電話。

算上日子,也的確很久冇有回去探望他了。

之前在蕭家鬨了很多的不愉快,導致桑年跟他們的關係也更僵硬了。

現在桑年對老爺子還抱有感激之情,但也不像之前那樣了。

隻是作為小輩該做的還是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