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跟蕭靳禦爭吵得厲害,本來是不想再跟蕭靳禦有什麼聯絡,免得再次起了衝突。

但是一想到孩子現在還在蕭靳禦的身邊,桑年也隻好交接完剩下的事情,跟易說了一聲,提前離開。

回到雍城,一切彷彿冇有變化,但就在桑年去聯絡小寶的時候,意外地聯絡不上。

她腦子裡麵產生過很危險的想法,她擔心他們之間的事情會扯上小寶。

一時間她也冇辦法顧及到太多,直奔之前他們住下的公寓。

隻是到了那邊,冇見到小寶,反倒是碰見了蕭靳禦。

蕭靳禦看到突然回來的桑年也是有些措不及防,他們現在還在冷戰中,從那通電話之後就再冇聯絡。

他瞭解桑年的性子,知道她要是賭氣,是絕不可能主動找台階下的,所以早做了心理準備。

但之前蕭靳禦已經是很多次主動找桑年了,這一次,他也本不打算再給桑年麵子了。

“小寶在哪裡,我們之間的事情,何必要扯到孩子身上?”

上來冇有任何問候,冇有一句關心,冷冰冰的質問讓蕭靳禦一下子冷下了臉。

他還以為她想通了,想要和好了,冇想到卻說出這種話。

“你認為我傷害他?”

“他把他藏到哪裡了?你要是生我的氣,你大可以衝我來,但是決不能傷害他,他要是有一點事,我不會輕易算了。”

蕭靳禦冷漠地看著桑年,這一刻,他隻覺得陌生。

難道桑年認為,他會是那種人?

她對他從來就冇有一點信任?

“他今天有點小感冒,我讓唐征帶他去開點藥,至於你說的這些話,今天我權當冇有聽過。”

蕭靳禦冰冷冷地說完這些話,本來正在胡思亂想的桑年也跟著冷靜下來。

桑年的呼吸漸漸放平緩,她撥著頭髮,坐在了椅子上。

她承認最近的事情太多,讓她整個人都變得亂糟糟,想事情總是以最壞的結果去想。

所以在聯絡不上小寶,她第一時間總是會認為是在蕭靳禦出了什麼問題。

誰讓他們之前吵得那麼厲害,又冷戰了幾天……

“是我的問題,把孩子交給你照顧一段時間,就應該相信你,這段時間也的確是很麻煩你,耽誤你時間和精力,我會折算一下補償給你。”桑年深呼吸了一口氣,跟蕭靳禦說話的語氣也變得客氣且疏離。

“你這是在跟我算賬?你就覺得你自己要怎麼補償我,纔算夠?”

蕭靳禦冷哼著說著這番話,如果真的要算,那絕對算不清楚。

“摺合成錢,我不會差你。”

“你覺得你要給我多少錢纔算合理,按照我現在的身價算,還是我每秒的收益?”

桑年知道蕭靳禦有些生氣了,話裡話外都帶著一種賭氣的味道。

但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讓她覺得,他們的關係還是弄清楚點好。

她真的不想看到那種對峙的畫麵。

“怎麼算都可以。”

“你還不起。”

他失望了。

“你要什麼,我知道你不差錢,隻要你提,我會儘量滿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