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趟桑年對易的照顧,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她一個最不喜歡做選擇的人,總是要在這樣的問題上左右為難。

而在這段時間,她也代替易來幫他做剩下還冇有完成的事情。

越是這樣接觸,桑年的擔憂也更深。

而且在桑年推易去曬太陽的時候,她接到了蕭靳禦的電話。

“還不打算回來?”

桑年這一去,也去了一個星期左右了。

這段時間他們彼此都有事情在忙,就算是打了電話,也很少會有時間好好聊聊。

桑年知道長期以往這樣下去對他們的關係肯定不利,但一想到易讓她做的選擇,她就心煩意亂,對蕭靳禦那邊也並不是很想再聯絡,因為她也不想跟蕭靳禦為了這些事情起什麼衝突。

“快了,再多一個星期的時間,忙完我就回去。”

“他對你而言真就那麼重要?”

這番話,蕭靳禦本來不會問的。

但是這幾天,他的等待,都讓他變得焦躁不安。

“是,他對我是很重要,程度也不亞於小寶。”

桑年直言不諱,她不喜歡隱瞞,就連撒謊也不願意。

蕭靳禦沉默了,一瞬間對桑年失望到底。

“到現在,你還是想要跟我離婚,是嗎?”

本來就很煩躁的桑年,在聽到蕭靳禦這麼問,更加心煩意亂。

“我不想跟你談論這些,蕭靳禦,一直以來我都冇有逼你,不是嗎?而且之前我已經是問你很多次了,要不要離婚,要不要分開,你都拒絕我了,現在你質問我這些,又有什麼意思?”

桑年承認自己說這些話是有些殘忍了,可好像也是事實。

一開始結婚,到現在,說難聽點都是蕭靳禦要求的,想要的。

桑年是喜歡蕭靳禦,但是從來都不是非他不可。

這些年經曆了那麼多,她早就不是戀愛腦了,不會那麼天真的相信愛情就可以改變一切。

就算是需要感情,她也是信仰,順其自然,水到渠成。

“是我自作多情。”

他淡淡的聲音在電話那邊響起。

幾分無奈,幾分悲涼。

聽得桑年都快忘記,一開始是她喜歡的蕭靳禦。

“對不起,我現在思緒有些亂,有些話我不想在電話裡麵說,也不想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談論。”

桑年將頭髮全部都撥到了腦後,長舒了一口氣,轉身看見不遠處的易。

她不想今後真的走到跟蕭靳禦爭鋒相對的時候。

如果真的產生更多的利益衝突,她肯定是會毫不猶豫地幫蕭靳禦的。

這一次易出事,她已經做了不少跟蕭靳禦作對的事情了。

隻是蕭靳禦全然不知。

她不清楚,如果蕭靳禦知道背後跟他作對的人是她的話,會是什麼反應?

“我等你回來。”

五個字,撥亂了桑年的心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