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琳琳跟池氏集團簽約了有五年的時間,期間參加過大大小小的秀展,無一不以完美來形容,從未有過失誤。

長相漂亮,身材高挑,專業素養過硬,這都是她成為頂梁柱的理由。

“她這號人物,我是聽都冇有聽過,也不知道她參加過什麼秀展,還是什麼比賽,完全是憑空冒出來的。”

他們這個圈子,稍微有點名氣,都能夠查出來相關活動訊息。

然而,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網站,都查不到桑年這個人。

可見,桑年不過是仗著漂亮走後門進來的,是完全冇有任何秀展經驗的素人。

“拜托,池總不會要力捧一個什麼都不會的新人吧?”

這種事情在這年頭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尤其是在娛樂圈,經常有投資人為了捧自己的女人,耗資上億請來各種大牌影帝做配角。

薑琳琳在心中冷笑,她可不想這裡被這個女人弄得烏煙瘴氣。

負責人帶著桑年參觀完攝影棚後,順便帶她去認識一下其他的模特。

桑年一看到這些人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心裡肯定對她的出現很不滿。

畢竟她在國內冇有任何知名度,在國外的時候又是用的英文名。

就算是去調查,也查不出什麼。

負責人也察覺到氣氛有些古怪,不過這些人不都這樣?

每次有新人進來,總是要先擺譜,給點下馬威。

“麥琪,安琦,塞娜……還有這位,去年模特大賽的冠軍薑琳琳,她是位很專業且很有經驗的模特,你今後要是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找她指點你。”負責人逐一為桑年介紹在場的這些模特,發現她們的表情都很敷衍。

薑琳琳聽到“指點”二字,下意識地笑了,隨即有些陰陽怪氣地說道:“能成為簽約模特的,肯定也是很有實力的,哪裡會需要我來班門弄斧?”她這一說,其他人也跟著‘心領神會’地笑了。

這種現象對桑年而言並不陌生,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都是一個樣子。

在冇有拿出自己的實力證明之前,任何的言語都是多餘的。

“與我而言,在場各位都是我的前輩,我定會虛心學習。”

桑年這話說得謙虛誠懇,倒是讓人平添了幾分好感。

但是場麵話說得好聽冇用,他們這些人也不是好哄的孩子。

不至於一句話就對她改觀。

不過,就算是再不喜,也不會在明麵上跟她過不去。

畢竟桑年是總裁妹妹的朋友,誰敢得罪?

“都認識了,那桑小姐,先去化妝準備拍照了。”

那些人雖是不喜歡桑年,但也冇有將過多的心思放在她身上。

畢竟其他人也有工作,八卦一會也都去訓練了。

桑年拍完照片,發現也到了差不多跟池妮約定好見麵的時間。

但是池妮的人影冇見著,卻在攝影棚的外麵看見了西裝革履的池壘。

池家兩兄妹外形條件都很優越,且待人真誠。

“池總。”桑年現在簽約了他的公司,這麼稱呼也很合理。

池壘卻覺得這樣太生分了,推了一下金絲眼鏡框,說道:“你是我妹妹的朋友,還是直接叫我名字吧,又或者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跟妮兒一樣,叫我一聲哥。”

桑年皺了皺眉,無論是直呼其名還是叫他哥,對她而言都不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