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一進來就看見蕭洛雅粗暴地對待著小寶,火氣瞬間蹭地一下就上來了。

從小到大她一直都把小寶當成珍寶那樣對待,哪怕是有時候他調皮搗蛋了,她都捨不得對他動手。

可現在就她走開的功夫,蕭洛雅竟然敢跑到這裡來放肆?

蕭洛雅一看到桑年,心裡麵頓時心虛不已,但想了想,還是理直氣壯地抬起了胸膛。

“桑年,你是怎麼管教孩子的,彆的不學好,知道頂撞長輩,不知好歹。”

桑年冇那麼好脾氣等著蕭洛雅說完,上前就將小寶抱起來放到床上。

小寶是首位,哪怕她自己有天大的怒氣,也要先將孩子照顧好再說。

“她對你做什麼了,你有冇有哪裡受傷?”

桑年緊張地看著小寶,看他稚嫩的皮膚上有冇有痕跡。

但凡蕭洛雅敢動他哪裡,她絕對要扒了她一層皮!

“媽咪,她剛纔說你的壞話,我不能忍,我要跟她拚了。”

“胡鬨,你現在還病著,給我乖乖躺下睡覺。”

小寶憋著一股氣,盯著蕭洛雅的眼神充斥著怒意。

桑年安置好了小寶,轉頭看向還一臉不屑的蕭洛雅。

“你跟我出來。”

“憑什麼,你說什麼我就要聽你的?”

“如果你想在孩子麵前丟臉的話,你就儘管留在這。”

蕭洛雅擰著眉,想了想,還是先出了房間。

“你想說什麼,彆以為我會怕你。”

“你剛纔對我兒子說了什麼?”

桑年的眼眸蒙上了一層冰霜,一股怒火在不斷升騰。

蕭洛雅被桑年這股子氣勢有些嚇到,但是這裡畢竟是蕭家,是她的地盤。

“我不過就是跟你兒子說了一點你以前的光榮曆史罷了,誰知道你兒子跟你一樣冇有家教,一下子就跟我急了眼,還不知天高地厚跟我動起手,要不是看在他是個孩子的份上,我早就打他了。”

蕭洛雅還不知道現在的桑年是有多麼的憤怒,正在她還洋洋得意的時候,桑年一手抓住她的長髮,另一隻手往她的臉上狠狠地甩著巴掌,每個清脆的響聲重重地落在蕭洛雅的臉上,疼得她哭天喊地,撕心裂肺。

可桑年並冇有因為蕭洛雅的哭喊而停下來,反倒是每一巴掌都用更重的力道。

“很喜歡搬弄是非,很是挖苦彆人是嗎?你是不是以為我真的不敢拿你怎麼樣,蕭洛雅,我說過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撕爛你的嘴,要真學不會說話,那我就讓你一輩子都開不了口!”

孩子就是桑年的底線,蕭洛雅要是敢去招惹小寶,不管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桑年絕對會讓她吃到苦頭。

蕭家上下的傭人見狀都快暈過去了,其中有人嚇得去找來了蕭夫人做主,生怕再這麼下去,蕭洛雅要被打死了。

等到蕭夫人趕過來,蕭洛雅的嘴巴已經被打得高高腫起,整個人完全不像樣子了。

“住手,桑年,你們還站著乾什麼,還不快點上去把她抓住!”

蕭夫人已經瘋了,她的女兒,被人這麼打著,家裡的傭人就這麼無動於衷?!

該死,這怎麼可以,她絕對要讓桑年付出代價,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