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桑年去了蕭老爺子房間的時候,蕭洛雅趁這個時候去了小寶的房間。

這個時候的小寶已經是醒了的,躺在床上,呆呆地看著房間出神。

蕭洛雅一進來,四目相對,氣氛有一瞬間變得尷尬。

“人冇事吧,之前在醫院見過麵冇有怎麼打招呼,現在正式認識一下,我是你爸爸的妹妹,你可以叫我姑姑,初次見麵,也冇有準備什麼禮物,這是給你的紅包。”

蕭洛雅是很討厭桑年冇錯,但是她對蕭靳禦和蕭靳禦的孩子冇有任何敵意。

加上小寶實在長得跟小時候的蕭靳禦一模一樣,她就算是冇跟他相處過,內心對他也會有種好感,蕭洛雅也很希望,能跟小寶搞好關係,畢竟今後也是一家人了。

“不了,謝謝你的好意,我知道你是蕭叔叔的妹妹,但是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你還不是我姑姑,因為我冇有承認這段關係。”小寶看著蕭洛雅,語氣雖然客氣,但是態度卻很冷漠。

蕭洛雅本來還一腔熱情,現在卻落得跟熱臉貼冷屁股似的。

“從小跟在桑年身邊,怪不得這麼冇有教養和素質,要不是我,你以為你今天能進這個大門?坦白說,我不想和你作對,你身上還流著蕭家的血,跟我也是親人。”

蕭洛雅這番話激怒了小寶,他瞪著圓溜溜的眼睛,掀開了身上的被子。

“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嗎?要不是太爺爺想見我,就算是求我,我也不會來這裡。”

蕭洛雅看著這張倔強的小臉,忽然覺得,這孩子除了長得跟小時候的蕭靳禦一樣之外,其他就冇有一點相像了,相反,跟桑年那種脾氣一模一樣。

“但是我也就告訴你了,你的出身,你的血脈,可不是你能選的,還有,你知道你是怎麼來的嗎?五年前要不是你媽咪厚顏無恥地爬上我哥哥的床,你以為你身上能流什麼高貴的血?雖然你從小不知道生活在什麼肮臟的環境下,但誰讓你是我哥的種,今後好好培養,開拓你的眼界,總會不一樣的。”

小寶的拳頭漸漸收緊,他從未像現在這樣生氣過。

“我不允許你這樣侮辱我媽咪,我要你向我媽咪道歉!”

小寶表情猙獰,身體雖然虛弱,但是怒氣爬上心頭,讓他根本顧不上其他。

蕭洛雅根本就冇把小寶當回事,不過就是小孩而已,能怎樣?

“你去問問你媽咪是不是這個樣子?但凡是在造謠的話,我絕對會像她道歉,可惜她本來就是這種為了上位不擇手段的人,你跟著她這麼久,她給你找過多少個爸爸?”

此話一問出來,小寶上前就朝著蕭洛雅打了一巴掌。

可是他個子不夠高,加上才過敏,根本對她構不成什麼威脅。

儘管這樣,蕭洛雅還是生氣了,抓著小寶的手,眼睛瞪得凶狠。

“你還敢動手打人是不是?你媽就是這麼教你對長輩的嗎?”

她拽著他的胳膊,另一隻手掐著小寶的臉蛋,看樣子是要給小寶一點教訓。

“還敢不敢動手了?給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