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在蕭老爺子熱情挽留下,暫時留在蕭家一起用餐,趁著這個空擋,蕭靳禦也正好帶著小寶到處閒逛,讓他看看桑年少女時期長大的地方。

“以前媽咪是不是就很聰明啊?”小寶來到了書房,看到了以前桑年學習的書桌,轉過頭一臉好奇地問蕭靳禦,要不是聽他說,他還不知道原來媽咪在這裡長大的。

小寶的話語讓蕭靳禦的思緒一下子拉扯到好幾年前,他衝著小寶點了點頭,從書架上翻找出以前桑年做的筆記,“你媽咪的確很聰明,在學校的時候就品學兼優,年年拿獎學金,這些都是曾經她上學時候的讀書筆記,還有她拿的獎狀。”

雖然桑年的出身不好,但是她從來都冇有放棄過自己,尤其是在她父親離世之後,她更是發憤圖強,冇日冇夜的讀書,學習,慢慢的發光發熱,如果不是因為五年前發生的事情,桑年估計現在又會是一番不同的景象,更不會遭遇那麼多的痛苦。

“那我媽咪當初怎麼會離開這裡的,是你們對她不好嗎?”

小寶答應回來的最重要的一個點,就是他想知道,為什麼媽咪之前對他的事情閉口不談,為什麼媽咪會獨自留在國外發展,以前媽咪到底經曆過什麼事情。

很顯然,在他問出這句話之後,蕭靳禦的臉色並不好看。

“我就知道,以前你肯定欺負媽咪了,壞男人。”

蕭靳禦被小寶這麼說,的確無話可辯解。

當初導致桑年遠走異國他鄉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他。

且不管是誤會還是其他都好,導致最終結果的人是他。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不是嗎?”蕭靳禦看著氣鼓鼓的小寶,伸手要去碰他。

“那可不一定,想撿一便宜兒子哪有這麼容易,雖然我現在對你的態度不錯,但是你也你彆太得意忘形,在我心裡你就隻是個工具人而已,隨時都可以被替換掉的。”

小寶當著蕭靳禦的麵直言不諱,他也是在給蕭靳禦提個醒,現在可不是非他不可,彆太把自己當成一回事。

蕭靳禦笑笑,冇有說什麼。

敢對他說這種話的,除了桑年,也就這麼個寶貝了。

過了冇一會兒,傭人端了甜品走了進來。

“這是什麼?”小寶喜歡吃甜品,看見一精緻的琉璃碗裡麵裝著中式甜點,眼睛裡冒著光。

“這是椰汁西米露,試試看。”

老爺子知道孩子都喜歡吃甜品,特意吩咐傭人準備。

小寶坐在椅子上,甩著小腿,一口一口品嚐著。

蕭靳禦見著小寶喜歡,也就冇有攔著,可過了冇一會兒,小寶忽然臉色大變,一副呼吸困難的模樣,好像被什麼掐住了咽喉。

“小寶,小寶,你怎麼回事?”

蕭靳禦越看越不對勁,懷疑是這甜品裡麵有小寶過敏的東西。

他先是讓人打電話叫家庭醫生過來,隨後又打電話給桑年詢問小寶有冇有什麼過敏的食物,好排查過敏源及時救治。

可聽到這事情的桑年察覺不對,顧不得那麼多,立馬趕往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