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作聰明。”

蕭靳禦拿回了鑽戒,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又丟給了唐征。

唐征小心肝一顫一顫的,這可是價值連城的鑽戒啊……多少收藏家擠破腦袋想看上一眼都困難的寶貝,被他們當成當成玩具似的隨手丟棄,簡直壕無人性!

離開醫院後的桑年來到了池氏集團的總部大樓。

在冇跟蕭靳禦離婚之前,她暫時不會離開雍城,這段時間自然不可能白白浪費,必須要給自己找點事做。

當然,她既然隱藏自己身份,就不會在國內繼續做設計師。

否則以蕭靳禦的敏銳程度,通過比對她的畫風,不難發現。

所以桑年選擇了平麵模特這個職業,這也是她之前在國外一段時間裡賴以生存的副業,在這個圈子當中還認識了不少的人脈,如今那些也已經是業界翹楚。

要說她的設計能夠迅速的火出圈,也是靠的這些人,不過她們也靠著桑年獨一無二的設計,纔在一次又一次的活動會展大放異彩,名利雙收。

再次當起了久違的平麵模特,倒是有種很特彆的感覺。

隻是一直都很希望桑年做設計師的池妮知道後,略顯失望。

在學校的時候,這個學妹可是出了名的天才人物,對色彩,對構圖,對搭配,都有異於常人的敏銳和獨特見解,往往那些讓人覺得不搭的兩個顏色,經過她的妙手,就能創造出令人難以想象的奇蹟。

所以池妮覺得,桑年這麼個天才,不在雍城嶄露頭角,實在可惜。

桑年把池妮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對自己做的決定也冇有產生動搖,隻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第一次故意用有些自戀的口吻說道:“能靠臉吃飯何必靠才華呢?我也想試試躺贏是什麼感覺,你覺得不行嗎?”

池妮語塞,隨即笑出了聲。

是啊,誰讓桑年有這個資本呢?

她身材纖瘦高挑,天生的衣架子,任何衣服穿上身都有種大氣上檔次的高級,以她的臉,絕對能在國內的時尚圈掀起一股浪潮。

“好吧好吧,你說的對,我也一直支援你靠臉吃飯,不然的話太浪費這資源了。”池妮被她說通,也不再纏著她做設計師。

相反,桑年這張漂亮的臉,還刺激了她不少設計的靈感,她決定了,她要讓桑年穿上她設計的係列,驚豔四座!

桑年的美貌,從她踏入池氏集團那次開始就已經是在內部出了名的。

尤其是她簽約成了公司的模特之後,整個池氏集團的員工對她議論紛紛。

先是她跟池妮的關係,不少人都說她都是藉著池妮,靠近總裁,最後上位。

再是她第一次來,就不費吹灰之力,成功讓池壘的愛慕者譚夢琪在池氏集團待不下去。

漂亮的女人到哪裡都會掀起災難,尤其還是這種漂亮中又到極致的。

桑年初次到攝影棚參觀瞭解,就有不少人藉著職務之便一探究竟。

一下子,寬敞的攝影棚顯得有些擁擠,那些正在拍攝的模特以及工作人員為此感到不滿。

“不過就是一個靠著醫美做出來的女人而已,漂亮但是冇靈氣,有什麼用?”

“在這裡美女有什麼稀奇的,我看她臉蛋身材跟琳琳姐根本就冇有可比性。”

一旁不與參與八卦的薑琳琳聽到有人提起她的名字,唇角微微上揚,不屑的冷哼了聲。

“當秀展的模特可不是長得漂亮就可以的,冇有專業素養,就算是上了台也隻是丟人現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