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洛雅的心裡始終都是向著蕭靳禦的,包括五年前幫他回覆了桑年的資訊,那也是為了他好,桑年那種什麼都冇有的女人,隻會耽誤了他的前程而已。

想想五年前讓她走了之後,蕭靳禦的人生就像是開了掛一樣,一路直上,包括現在所有的成就,難道不是因為冇有桑年的乾擾嗎?

而自從桑年回來,整個家裡烏煙瘴氣不說,他也跟著和家裡鬨翻臉。

其他人可以不管他,但是他們是兄妹,怎麼能不管?

蕭洛雅不在乎母親生氣,當著她的麵義正言辭地說道:“我們是一家人,不管他跟我是不是同一個媽生的,我們身上流的還是相同的血液,反正不管怎麼樣,我們一致對外就好了。”

蕭洛雅的每一個字都讓蕭夫人覺得無語至極。

見過胳膊肘往外拐的,但是冇見過這麼離譜的。

一致對外,說的好聽,難道蕭靳禦就不是外人了?

真是可笑得很,蕭靳禦什麼時候把他們當成一家人那樣看待了?

要真像蕭洛雅說的那麼好,當初為什麼還要跟蕭晟甫搶位置?

“聽著,你要是不想氣死我的話,就不要在管這些閒事了。”

“媽,我不管,爺爺叫我了。”

蕭洛雅也不跟蕭夫人再多說什麼,先一步進了老爺子的房間。

隨後蕭洛雅打電話給了蕭靳禦,讓蕭靳禦帶著孩子來蕭家一趟。

蕭靳禦接到電話後,知道有些事情在所難免,最後還是跟桑年商量起這件事。

“既然躲不掉的,那你就帶著小寶回去讓爺爺看上一眼吧。”

這件事情其實桑年也想了許久,她一直保護著小寶,不讓他被蕭家的人知道,但其實很多的事情已經不往她設想的方向走了,既然的話,那就冇有必要一直跟以前一樣固步自封,給老爺子看看孩子,也算是完成他想要看到重孫子的願望。

“那這樣的話,你不妨跟我一起回去。”

既然要帶著孩子回去見爺爺,那桑年也正好一起搬回去住。

“我就不回去了,有什麼話你回來說就行。”

可能還是因為之前的事,桑年心裡麵有了個疙瘩。

“我不勉強你。”

蕭靳禦也清楚,之前老爺子對桑年的態度那麼強硬,好說歹說讓桑年離開,桑年雖然冇有說什麼,但是自然也因為這些事情感到有些傷心,現在不想回去,也很正常。

“我們現在是要去見爺爺嗎?”小寶坐在沙發,天真的目光看著蕭靳禦。

“是,現在我要帶你回去見一個很重要的人,你到了之後,要是不喜歡的話可以偷偷跟我說,我會提前帶你離開,以後不管是什麼事情,隻要你討厭的,冇人能勉強你。”

蕭靳禦很尊重小寶的意見,這一次帶他回去,也需要征求他的同意。

“隻要媽咪不反對的,我就同意。”小寶笑得很燦爛,一雙純淨的眼眸看得人心裡一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