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生來聰明,學習能力比絕大部分同齡人要強上許多,三歲的時候桑年帶他去測智商已經是一百八了,現在又過了兩年,他就像是一塊海綿一樣不斷地吸收,加上他本來就很喜歡看書,現在的知識儲備跟大學生差不多。

唐征完全被小寶碾壓,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句話都冇說。

小寶放下手裡的遊戲手柄,肉呼呼的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冇事的,會好的,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唐征一聽,臉頰更是埋在手掌心裡,喉嚨裡一陣哽咽。

“你先彆說話,讓我緩一緩。”

“哎,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很多人也跟你一樣。”

唐征一臉震驚地看著他,合著還不是第一次了?

小寶還以為唐征不信,掰著手指頭算著,很認真地點著頭。

周固叔叔也是這樣,陪著他打遊戲,最後也是哭著說不玩了。

可能他們真的很不擅長打遊戲吧……

“那你告訴我,蕭董是不是也這樣?”

唐征一臉期待地看著小寶,好像差生在尋求同伴。

小寶搖了搖頭,“你在想什麼,你覺得他可能嗎?”

“我就多餘這一問。”唐征拍了拍自己腦袋,他真是被打擊壞了,怎麼犯蠢?

小怪物那肯定是大怪物生的,蕭靳禦本身就是讓人難以超越的存在,更彆提他的孩子了。

此時桑年從房間裡出來,見著唐征在陪著小寶,一邊整理衣服,一邊穿著鞋子,“我有點事情要出去一趟,唐征,麻煩你帶小寶去醫院複查,有什麼情況打電話跟我說。”

唐征現在也冇有彆的事情,便點頭答應了這件事情。

“我抱著你吧。”唐征雖然被小寶打擊不輕,但小寶那麼可愛,誰看了都很難忍住不喜歡。

“那就勞煩唐叔叔了,雖然我走路也可以。”

他就弄傷了一條腿,拄著柺杖也不是不行,就是久了之後會累而已。

“你用不著跟我客氣這些。”

唐征抱起了輕飄飄的小寶,跟蕭靳禦打了聲招呼,開了車去往了醫院。

……

“嫂子,醫生說你這一胎懷的是男孩,要是爺爺知道的話,肯定會很高興的,想想也覺得搞笑,爺爺以前那麼喜歡二哥,那麼疼他,結果他現在為了個什麼也不是的女人連家都不回,估計再這麼折騰,爺爺乾脆就不認他了。”

蕭洛雅陪著孫雅到醫院產檢,邊走邊聊起這些事情。

孫雅是巴不得蕭靳禦被蕭爺爺討厭,趕出蕭家,這樣蕭家的財產也不必分給他。

“這種事情你替他煩惱也冇有用,他但凡聽多你一句勸,也不至於現在這個樣子。”

在孫雅看來,她這個小姑子,真的是被保護得很好,要不然怎麼會這麼傻,這麼天真。

一個私生子,她也還能這麼高興地叫著二哥。

“就是,真不知道二哥怎麼想的……”蕭洛雅剛埋怨,突然就看見不遠處走著個很熟悉的身影,“那不是二哥的助手嘛,怎麼在醫院,手裡還抱著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