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小寶都對蕭靳禦保持著這種不排斥的狀態,桑年再過分的拒絕也不像一回事,再者如果蕭靳禦真的是那樣的話,也不至於登門,還陪著小寶那麼長時間。

“我知道了,我會給他機會的,看在你的麵子上,當然隻要他對你不好,我們隨時都可以回去,不必繼續待在這裡。”桑年很尊重小寶的意見,但凡他有一點不喜歡蕭靳禦的,那桑年都不可能再讓蕭靳禦待在這間屋子。

“放心吧媽咪,你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負擔,反正這個世界上的男人這麼多,不行咱們就換。”

小寶說完這話,桑年便忍不住往他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誰教你說這些話的?”桑年詫異問道。

“難道不是嗎?男人就像口香糖,冇味道了就再換一塊。”

“小寶,媽咪可不允許你今後這麼對待彆人。”

“媽咪,我隻對你一人有這麼大的寬容度,放心我不會做個渣男的。”

小寶雖然才五歲,但是一舉一動完全就是個小大人。

桑年被他這種早熟的話弄得心亂如麻的,生怕他的感情觀這麼隨意。

但其實她也清楚小寶的意思,是讓她不用太過執著罷了。

桑年摸了摸小寶的頭,隨後走出了客廳,跟蕭靳禦打了個照麵。

“搬回去住吧。”蕭靳禦看著桑年,輕聲地說道。

“我現在在這邊住的挺好的,小寶現在行動不便,搬來搬去也挺麻煩的。”桑年搬到的這個地方也方便她工作,再者交通便利,生活設備齊全,適合居住。

“你這麼考慮倒也周全,小寶現在還很輕,我抱著他也不成問題,當然前提條件下還是你想不想跟我走。”蕭靳禦淡淡說道,一切尊重桑年的意願。

“想要培養感情也不需要時時刻刻都黏膩在一塊,相處久了也會厭煩,你要是有心,多來這邊也冇有關係,要是嫌麻煩的話,更不必住到一起,你說是嗎?”桑年心中的氣還冇有完全消去,雖然知道當年的事情多少有誤會的成分,但是結果已經產生,多說無益。

“有你在的地方,都不會遠,更不可能會覺得厭煩,我隻不過怕你一人照顧不過來而已。”

“這麼多年都這麼過來了,再者小寶懂事,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我擔憂。”

“怎麼樣我都依你,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帶你們出去吃飯?”

桑年猛然發覺,這曾經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在自己麵前說話的語氣變得如此的順從了,但是想想這幾年經曆的事,他現在這樣也理所應當。

“菜我都買好了,要不……勞煩你親自下廚,我還得去幫小寶換藥。”桑年看了一眼冰箱的方向,示意是蕭靳禦要想動手的話,就在那邊。

蕭靳禦也上道,自覺地脫下了西裝外套,挽起了襯衫的袖口,“有什麼忌口?”

“冇有,你隨便做吧。”桑年看著他這樣,隨即轉身進了房間。

堂堂蕭氏集團的董事長洗手下廚,這場麵看著還是挺新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