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寶很清楚自己現在跟蕭靳禦的位置。

用通俗的話來講,小寶就是甲方,甲方提出來的意見,作為乙方是不能拒絕的,否則甲方完全可以去找另一個同意條件的乙方,蕭靳禦若是真心想要跟桑年在一起,那就算前麵有更多更難的不平等條款,他也隻能欣然接受。

“我同意。”蕭靳禦覺得付撫養費和生活費是應該的,五年的時間,他虧欠桑年的絕不是上億就能解決的。

“很好,既然你這樣配合的話,那我們之間的合作也能很愉快的進行了,你放心,我不會刻意為難你,畢竟你我的初衷都是為了媽咪,當然這不是一定的,假如你做了違背道德的事情,我是有解雇你的權利,而且還能向你索賠。”

“這些你都是從哪裡看的?”蕭靳禦看見小寶這麼淡然自若,心裡自然會生起懷疑,難不成都是桑年教他的?

“你從剛纔到現在就一直問我這個問題,怎麼了,我會這些很奇怪嗎?好像一點都不奇怪吧,不過我們現在還可以終止協議,你想要結束隨時都可以,我也不強求你,反正對我媽咪來說,她從來都不缺乏追求者的,比你條件好的男人也不在話下。”

蕭靳禦聞言皺了皺眉,桑年的追求者很多?

“有誰還在追求你媽咪?”蕭靳禦問。

“你在吃醋嗎?不過告訴你也冇用,媽咪最後還是要看我的意見,隻要我覺得不好的男人,媽咪就不會喜歡,所以之前媽咪一直都冇有交往的對象。”

小寶的話說得很清楚,反正隻要討好他的話,那他肯定會支援他們,相反的話,他隻要給桑年吹一下風,就算是他們感情再好,也會就此結束。

“按照你這話的意思,要是現在有其他對你媽咪好的人,你是不是也會對對方這麼說?”蕭靳禦問道。

“這可說不定,萬一要是彆人比你更好,更會照顧媽咪,那我肯定是要擇優錄取,最後隻能跟你說抱歉了。”

小寶這樣的回答讓蕭靳禦覺得有些後怕,這孩子怕不是要坑爹?

“你這樣做的話,就不怕我現在就後悔?”

“我說了,我媽咪有很多人追求的,根本就不擔心冇有對象,你覺得對你不公平,那沒關係啊,你完全可以退出這種競爭關係,反正就像找工作一樣,誰做的好誰就上位唄。”

誰敢相信,這種話從一個五歲的孩子口中說出來的?

競爭上崗,擇優錄取,這種名詞他都懂?

小寶看出蕭靳禦的驚訝,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現在的小孩子都是這樣的,所以你不用覺得吃驚,再者我做這麼多也隻是對我的媽咪負責而已,我作為她身後的男子漢,做這些都是應該的。”

蕭靳禦倒不是覺得有什麼,相反,桑年有他,至少能夠減輕很多的負擔,而且這孩子長得這麼可愛,任誰看見了都會歡喜。

倘若爺爺知道這孩子的存在,應該也不會再持反對意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