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會跟孩子說他死了,這一點蕭靳禦並不意外,但是如果他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也不會這麼多年不過問一句,認識桑年這麼久,她也能忍得住一直冇有說出口,冇有透露過半個字。

“我對你媽咪真心實意,包括她這一次留在雍城,我也從來都冇有欺騙過她,但是有些事情我來不及跟你媽咪解釋,她現在也不想聽我說話,如果是你的話,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

小寶那麼聰明,當然還是聽得出來蕭靳禦的弦外之音,“你要我幫忙,是不是?坦白說因為你長得很像我,所以我看見你的時候還是挺有好感的,想讓我幫忙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

“因為對我來說,媽咪不跟你和好,那她就屬於我一個人的,對我來說是很有利的行為,但是現在多了你,就多了個競爭對手,陪伴我的時間就會減少。”小寶也不著急說出自己的條件,慢慢悠悠地分析利弊,這種談條件的樣子讓蕭靳禦頗有些驚訝。

不愧是他跟桑年的孩子。

“繼續。”蕭靳禦不緊不慢地說道。

“很簡單,媽咪陪伴的時間由我來做決定,我是首位,倘若我有需要,媽咪需要第一時間出現在我身邊,你也不能強行留下她。”

小寶的佔有慾也很強,他支援媽咪蕭靳禦在一塊,但是不希望這個男人出現之後影響到他們的生活,這樣一來還不如彆出現。

蕭靳禦皺了皺眉,這小孩子的擔憂也不是冇有道理,但是如果在他跟桑年親熱的時候……小寶出現,他不就得把桑年送回去?

“我知道男人都在想什麼,但是你不答應也冇有辦法,答應我這個條件你還有機會跟媽咪親熱,要是不答應的話,我就跟媽咪說你的壞話,你想想看就知道,媽咪會不會讓你碰一下”

人小鬼大,蕭靳禦看著這麼成熟的孩子,實在不知道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但是懂得多也好,交流起來更加容易。

“這是自然,你是首位,自然要聽你的意見。”

小寶很滿意地露出笑容,隨即又補充說道:“保證書我已經是幫你寫好了,你先看一遍,要是冇有問題的話,可以在上麵簽字。”

小寶邊說邊從自己口袋裡麵掏出了一張手寫的A4紙,紙上的內容除了有中文之外,還有英文備註,方便蕭靳禦能看得懂。

蕭靳禦愣了下,這的確是他小看了小寶。

將這份保證書拿過來,上麵寫的全都是對桑年有利的內容,不能花心這是第一,每個月生活費撫養費也寫的很清楚,還有就是要給予他們絕對的尊重和**的權利,不該過問的不能過問。

“這些全都是你寫的?”蕭靳禦還是不敢相信,小寶一個五歲大的孩子,能懂得這麼多?

“是,這件事情媽咪不知道,屬於我們男人之間私下的協議,所有的條件都是很公平,公證,冇有任何在為難你的意思,你要是不接受的話,也可以拒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