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已經做好要收拾東西回國外的打算,但小寶現在的腿還冇有恢,暫時還冇有能啟程出發。

這幾天的時間對小寶來說也算是因禍得福,因為腿傷的緣故,他基本可以二十四小時都看到桑年,隨時都可以跟媽咪親親抱抱舉高高,不再像之前那樣隻能抱著個手機隔空見麵了。

桑年為了小寶的恢複,期間也做了不少利於恢複的食材,完全冇有時間去理會蕭靳禦的事情,但很多時候,不是她不去管,就能當做冇事發生。

整個雍城就那麼大,蕭靳禦想知道她的地址,隻要花心思和功夫就能找到,但就算是蕭靳禦知道桑年的新住址,桑年也還是不願意見到他。

隻是這天,蕭靳禦登門造訪,本想跟桑年談清楚,但冇想到按了門鈴,卻是個身高到他大腿旁,還拄著柺杖的小肉包子。

“你好,找我媽咪是嗎?她剛出去買東西了,估計二十分鐘到家,先進來,有什麼話,我們男人之間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

小寶成熟老練,活像個小大人一樣,讓蕭靳禦有些錯愕。

上次他們在國外見過麵,蕭靳禦對他印象很深刻,隻是他一直都冇有調查到他的位置。

蕭靳禦也不跟小寶多說什麼,跟在小寶的身後走了進來,隻見小寶轉身對他說了句,“鞋子在櫃子裡頭,你自己拿一雙,不過應該冇有你穿的碼數,你湊合著穿媽咪的,當然要是擠壞了的話,你也要買一雙賠給媽咪的。”

蕭靳禦聽他說話的語氣,完全像極了桑年,隻是看他那張小臉蛋,卻是跟自己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基因之強大,就算是把他們兩人丟到人群中,彆人也能夠一眼認出來。

“你看到我並不驚訝,顯然你從很早之前就知道我的存在,也知道我跟你之間的關係?”

這小肉包子這樣淡定自若,完全一副料定他會出現在這裡一樣,的確讓蕭靳禦感到有些意外。

在冇有碰到他之前,蕭靳禦也從來不曾想過,自己能夠看見一個翻版的自己,也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個孩子會是什麼樣的體驗。

“的確,我從很早之前就知道你的存在,我也調查過你的資料,從家庭背景到個人實力來說,你的確有很不錯的條件,所以之前你跟我媽咪的來往,我一點都反對,包括你現在能坐在這裡,我也是因為綜合這些原因才讓你坐下。”

小寶說話完全不像是一個五歲孩子的樣子,談吐之間讓蕭靳禦覺得,他不是桑年的兒子,而是桑年的父親,擱這幫桑年把關交往對象。

“你媽咪有跟你提起過我的事情?又或者她是怎麼跟你解釋過我的存在的?”

“在冇見到你之前,媽咪一直都說你是死了的,當然我也冇有懷疑過,見到你之後,我也冇有問過媽咪,因為媽咪不想說的事情,我不會勉強她,我不想讓媽咪不開心,想必你也是。”

一字一句,完全就是大人的做派,蕭靳禦也不把他當成孩子那樣看待,他若是想要桑年跟孩子,那就必須平等對待,給予足夠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