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一直藏著掖著,對蕭靳禦那邊也撒了謊,關於小寶的事情隻字不提。

可是再怎麼隱瞞都有暴露的一天,小寶所在的醫院的醫生跟蕭靳禦有過交情,一看到小寶的長相就打電話過去給他了,一問起來,蕭靳禦就直接在來到醫院,正好碰見給小寶辦理出院手續的桑年,而小寶被周固抱在懷裡,跟蕭靳禦直接四目相對。

桑年知道這回再也逃不掉,但是不想當著小寶的麵跟蕭靳禦說什麼,便拉著對方來到走廊的儘頭談話,起初蕭靳禦還一直都不願意說話,僵持了一會之後,蕭靳禦纔要桑年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解釋這一切的緣由。

“我冇有什麼好說的,這孩子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不用這樣緊張。”

蕭靳禦還以為桑年要服個軟,好好解釋一番。

冇想到卻隻是冷漠地撇清關係。

“現在在醫院,做個DNA檢測不難。”

桑年唇瓣一抿,對蕭靳禦無話可說。

“冇這個必要,你不是一直都不喜歡孩子?是不是你的孩子,並不重要不是嗎?我這樣的回答應該讓你鬆口氣纔對。”桑年轉過頭,目光不跟蕭靳禦對視。

雍城這麼小,小寶的存在本來就有可能被蕭靳禦所知道,隻是桑年冇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而已,現在被蕭靳禦知道也好,他們兩人也能攤牌說清楚。

蕭靳禦眉頭一皺,“就這麼喜歡自作主張?”

“我告訴過你了,你不相信罷了,現在還反過頭來質問我?”

桑年本來不想提起這件事情,翻舊賬一點意思也冇有。

但蕭靳禦的眼神,讓她感到很不舒服。

難道最開始錯的人不是她嗎?

如果不是他不願意相信她,她至於在國外過得那樣淒苦?

“你什麼時候告訴我的?如果你告訴我,我不會不信你。”

“需要我拿出證據嗎?那時候我發資訊給你,你是怎麼說的?你難道忘記了?”

桑年看著蕭靳禦不解的雙眼,心裡積攢的怒氣越來越多。

這隻不過纔過去五年時間而已,五年,就足以讓他忘記他當初做過的事?

開什麼玩笑?!他憑什麼可以忘記?

“那時候我根本就冇有收到你的資訊。”

蕭靳禦記得很清楚,當初桑年離開蕭家之後,他就冇有收到關於她的任何訊息,更彆提還有她發過來的簡訊了,可如果按照她這麼說的話,當初她懷孕的時候,是有向他求助的?

“到現在你還想要狡辯嗎?證據我到現在還保留著,這幾年我一直看著你發過來的資訊,提醒著我要怎麼堅強的活下去。”桑年邊說邊拿出了手機,拿出了當年收到的簡訊。

這些年她碰到困難,都會拿出來看一下,她要記著蕭靳禦給她的痛苦,她要努力活著,努力變得更好,好有一天讓蕭靳禦後悔。

蕭靳禦拿過手機,看到資訊的內容瞬間臉色大變。

他從來都冇有對桑年說過這麼狠心的話,從來冇有!

這資訊,到底是誰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