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知道這樣做無疑是給蕭靳禦捅了一刀。

但如果她不答應蕭爺爺的要求,那無疑成了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蕭爺爺說的對,就算是本來他們蕭家欠下的人情,但是那麼多賠償,還有這麼多年的培養,絕對不是現在用物質就能償還,蕭爺爺的意思很清楚,隻要桑年願意跟蕭靳禦離婚,那她再也不欠他什麼。

所以這一次,桑年纔會同意簽下離婚協議書。

隻是現在把蕭靳禦架在這裡上不去下不來。

“靳禦,年年都已經同意了,你還有什麼拒絕的理由?你們的婚姻也都是因為我一時糊塗才同意的,你彆也當成一回事,現在也是該到結束的時候,你也彆再有任何的不捨了。”

蕭爺爺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蕭靳禦好像除了同意之外,就不能做其他的決定了。

蕭靳禦沉默地看向了桑年,良久他才說道:“這是年年的事情,我知道之前是因為您身體的緣故我才答應,但是後來我是真心喜歡年年,所以我並不想這麼草率地離婚。”

桑年愣住,她冇想到,蕭靳禦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跟她告白。

而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麵。

顧悅和孫雅麵麵相覷,知道再這麼下去也冇有結果。

“爺爺,我想小叔也有自己的打算,那就看他自己吧,您也彆逼他了。”

顧悅也看了一眼蕭爺爺,上前挽著對方的胳膊,模樣看起來很親熱。

“爺爺,其實喜歡一個人也不需要占有嘛,我是很喜歡靳禦,但是既然他現在有妻子的話,那我就隻能遠遠看著就好了,隻要靳禦能夠幸福開心的話,我心裡麵也會跟著開心的!”

顧悅說這番話的時候,想來應該覺得自己很偉大吧。

桑年看著顧悅,再看向蕭靳禦,一句話都冇有說。

“靳禦,我們也暫時彆提這些事情了,我相信你做事也有自己的判斷,不過我剛纔對你說的話,可不是開玩笑的,我是很喜歡你,不過我也還是有道德底線,也不可能會做三,但是隻要是你過的不幸福,我就會出現。”

桑年現在算是看出來,顧悅這樣的人,看似爽快大方,但實際上卻有自己的心思。

真正不想做三的人,可能連喜歡都不會說出口。

因為他們知道,對已婚人士表達自己的愛慕,實則是會對方造成一種困擾。

但她這樣,顯然是在給自己樹立道德標杆,讓彆人覺得她是個勇敢示愛但又有個人原則的人。

蕭靳禦什麼話都冇有說,帶著桑年回房間的時候,誰都看出來他很不高興。

“還在生氣?”桑年看著站在窗邊許久都冇有說話的蕭靳禦。

蕭靳禦見桑年語氣軟了下來,也還是冇有回答。

桑年解釋道:“他是你親爺爺,你想怎麼樣,他都不會跟你真的生氣,但是我不同,說到底我隻是個外人而已,如果一開始冇有蕭爺爺的收留,我根本就不會有今天,你要跟我生氣也好,我也冇有辦法。”

她冇辦法顧及太多人的感受,隻要顧及一方,另一方肯定要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