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早就有想過蕭靳禦會懷疑這些事情跟她有關,但是冇有想到他竟然會用直覺這兩個字來問她。

蕭靳禦忽然笑了笑,“我當然是不相信直覺的,我隻相信你對我說的話。”

“我隻是個普通人而已,這些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你覺得我能在裡麵起著什麼作用?”桑年淡定地說著,臉上的表情依舊是很平靜,讓人看不出有什麼不對。

蕭靳禦目光沉沉地看著桑年,他知道就算問了再多,桑年不可能會說出什麼。

因為就目前的狀況來看,蕭氏集團並冇有出現任何的損失,相反他們還因為方圓偲的臨時倒戈,及時減少了損失,還打擊了想要背後捅他一刀的蕭晟甫。

但如果,冇有蕭晟甫這個插曲呢?

蕭靳禦的表情,她都看在了眼裡,不管蕭靳禦怎麼懷疑她的身份都好,現在他也冇有確切的證據證明這件事情就是跟她有關。

畢竟,她的設計稿就隻有方圓偲看過,而方圓偲為了將這份功勞占為己有,根本就不可能讓其他人知道。

“你是怎麼知道,方圓偲會動這樣的手腳?”

桑年看到蕭靳禦眉目緊鎖,就知道這件事情要是不說,恐怕是過不去了。

“那天你讓我看簡訊,我就隱約感覺她會這一次的事情做文章,所以私底下跟celi

e說過,讓她留個心眼,提前換了要上新的產品,避開這一次風波。”她說的話半真半假,但聽著也有說服力。

“你是聰明的。”他淡淡地說道,桑年也看不懂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當然我也隻是猜測而已,最後做決策還是celi

e,而且最終替換下來的係列也是celi

e獨立完成,跟我冇有半點關係。”

桑年將這些事情跟自己撇得乾乾淨淨,所有的功勞也都推到了celi

e身上。

她一開始去蕭氏集團也是為了方圓偲,現在方圓偲的真實麵目都被拆穿了,她也冇有繼續留在那裡的必要,換句話說,就是在浪費時間。

而且最開始蕭靳禦聘請她去做首席設計師的時候,桑年都冇有同意,現在肯定也還是保留著最開始的想法,不會隨便動搖。

蕭靳禦冇有說話,安靜又有力量的目光看著桑年。

桑年被盯得渾身不自在,隨即側開目光,“不談工作上的事情了,爺爺那邊你有過去探望嗎?之前爺爺那麼想把方圓偲推給你,現在應該也是收到訊息了,心裡麵肯定不好受,要不然你回去看看他?”

之前蕭爺爺那麼看好方圓偲,還一門心思地想著把方圓偲塞到蕭靳禦身邊,誰想到醜聞爆發的這麼快,也好在冇有進一步發展,要不然蕭爺爺估計要愧疚很久。

“你跟著一起回去吧。”

桑年搖了搖頭,“爺爺並不想看見我。”

“你是我的人,他再不想見,也要接受。”

“你怎麼這麼霸道的?”桑年挑起一側眉看著蕭靳禦,“那一開始爺爺要我們結婚,不會是你攛掇的吧?”像蕭靳禦這麼有想法的人,要他真不願意做的事,他肯定不會接受,但一開始,他似乎都冇有反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