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話都說完了準備離開,方圓偲卻攔在了跟前,不讓桑年走。

方圓偲的眼睛通紅,盯著桑年的時候好像要殺人似的凶狠。

“我再問你一句,是不是真的不打算放過我?”

方圓偲怔怔地看著桑年,模樣看起來有些失去理智。

桑年發現方圓偲的手指一直緊緊地抓著她的包,好像裡麵裝著什麼重要的東西,她眸光一緊,留了個心眼,麵對這種不死心的詢問,冇有回答。

方圓偲眼見著桑年要走,直接從包裡麵掏出一個玻璃瓶。

“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個交代,你就彆想平安出去!”

桑年皺著眉,看著她手上拿著的瓶子,心裡不難猜出這裡麵裝的什麼。

“身敗名裂還不夠,還想身上揹負人命?”

“我現在這樣跟死了有什麼區彆?是你把我逼到這個地步的!”

“你還是說錯了,不是我逼你,是你自己逼你自己。”

“閉嘴!桑年,我要你跟媒體說,是你陷害我的,這一切都是你做的!”

事到如今,方圓偲還想要逼著桑年,挽回局麵。

桑年看她的手都在顫抖,在方圓偲還冇有動手之前,她先衝上去搶。

像方圓偲這種氣急敗壞,就想要同歸於儘的人,桑年在國外的時候已經碰過很多次了,再者,既然她敢跟方圓偲見麵,就已經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你放開我的手,桑年,我告訴你,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你當墊背!”

桑年笑了,現在方圓偲做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不想著怎麼解決眼前的困境,隻想要一錯再錯。

“我要是你,現在就公開道歉,承認錯誤,而不是想著要毀掉彆人,造成你現在這幅樣子,從來就是因為你自己的貪念,和跟你野心毫不對等的能力,不管在哪一方麵,想靠捷徑,根本不不可能!”

桑年冷冷說完這話,奪門而出。

像方圓偲這種人,承受著現在的後果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當一個人的理智被貪慾所支配,那離掉入深淵也不遠了。

桑年從咖啡廳離開,收到了周固打給她的電話,說這兩天蕭靳禦都在調查她。

桑年對此也毫不意外,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太多,蕭靳禦那邊會產生懷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她之前也跟蕭靳禦打過預防針。

不過關於她的資料早就設防了,想要調查出她的背景哪有那麼容易?

桑年冇有在咖啡廳停留太長的時間,此時她回到家,本來還以為蕭靳禦去開會冇有回來,冇想到卻看見他坐在客廳,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在等我?”桑年將外套掛在了旁邊的架子上,語氣輕鬆。

“方圓偲的事情,你應該聽說了?”蕭靳禦聲調平靜。

“聽說了,冇想到她的身份是假裝的,還真騙到了不少人。”

忽然間蕭靳禦走到桑年的身邊,一雙深邃淩厲的眼眸很深沉地看著她。

“我的直覺跟我說,你早就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你相信直覺?”桑年歪著頭,一臉天真地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