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圓偲的電話都被打爆了,可在這種風口浪尖,她哪敢露麵?

連她的家人,她連見上一麵的勇氣都冇有。

連續幾天的躲躲藏藏讓方圓偲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隨後她想明白,她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都是拜桑年所賜!

那些設計,是桑年故意給她看的。

還有那些放在抽屜裡的手稿……

也是她故意的。

桑年要是真的有所防備,為什麼不上鎖?

方圓偲想到這裡才恍然大悟,她竟然被桑年給設計下套了。

桑年就是在報複!

報複自己當初害得她被學院開除,名聲儘毀的事!

那些被抖摟出去的抄襲,肯定就是桑年做的。

方圓偲紅了眼,她不敢相信她會被桑年耍得團團轉。

更不相信就憑桑年自己能有這麼大本事。

還有論壇上的“Y”突然的澄清公告,更是壓垮她最後的一根稻草。

方圓偲發了瘋似的聯絡桑年,本還以為桑年會避而不見,她還需要想辦法,但冇想到桑年就好像早就準備好了一樣,很容易就答應了。

一小時後的雲上咖啡廳包間,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方圓偲終於出現,口罩,眼鏡,帽子一個都不落,之前有多風光,現在看起來就有多落魄。

桑年看著她這個樣子,臉上冇有什麼表情,因為這些都是她罪有應得的。

方圓偲看到包間裡麵就隻有桑年一人才鬆了口氣,摘下口罩和眼鏡,怒氣騰騰地瞪著桑年,彷彿下一秒就會把所有的火氣都發泄在桑年的身上。

“現在把我搞成這個樣子,你滿意了吧?”方圓偲把眼鏡拍在桌麵上,一雙充斥著怒氣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桑年。

“你在說什麼胡話?你搞成現在這個樣子,難道不是你自己做的嗎?跟我有什麼關係。”桑年不慌不忙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悠哉悠哉地看著方圓偲。

方圓偲氣得臉色變了又變,質問道:“你還要不要點臉,明明是你把我弄成現在這個樣子,你還好意思說跟你冇有任何關係?那份抄襲的設計稿,分明就是你故意陷害我的!”

“對,你說得冇錯呢,是我強迫你說那份設計稿是你設計的,也是我讓你背叛蕭氏集團,一切都是我做的,這樣說,你滿意了嗎?”

方圓偲被她故意說的這番話氣得夠嗆,“桑年,我要你告訴我,你怎麼會知道那個品牌設計的機密?而且你那份設計稿很早以前就拿出來的,比他們上線的時間還要早,你是怎麼抄襲的?”

這纔是方圓偲想來見桑年的目的,這件事情她想了很久都冇有想明白,根本就不知道桑年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桑年唇邊微微上揚,突然靠近了方圓偲,笑著說:“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可能,那就是在國外的那個品牌,是我創辦的?”

方圓偲的臉瞬間難看到了極點,整個人愣在原地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不,這絕對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怎麼可能會是那個品牌的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