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圓偲會那麼討厭桑年,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為她怕,一個在國外冇有任何依靠的女人,就靠著她的才華,讓向來挑剔,眼界又高的老師對她格外關照。

而事實證明,當初她那麼做是對的,如果桑年冇有被開除的話,她的前途肯定是不可限量的,可以說,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她都能夠闖出一片天地。

那這樣,對於方圓偲這種從小到大都生活在優越環境,又有母親教育指點的人,她要怎麼麵對像桑年這種人?

時代進步太快了,她迫切想要得到名利,但是好像是被限製了一樣,眼睜睜看著那些還不如自己的人混得比自己還要好。

之前方圓偲看到桑年設計的作品之後,她有想過,今後就讓桑年做她的槍手,但幾番接觸下來,桑年冇有以前那麼好對付了,想利用她辦事,有可能會惹得一身騷。

但就算是這樣,方圓偲也不會那麼輕易放過桑年,更不會讓她過得那麼舒坦。

在敲定新係列的會議上,方圓偲麵不改色地拿出了桑年設計的所有圖紙,義正言辭地說這是她花費了所有心思的設計作品,全程冇有旁人幫忙。

桑年作為新季度係列的設計師之一,這一場會議她也有份參與,聽到方圓偲這番厚顏無恥的發言,她雖然在意料之中,但卻還是故作震驚,在會議上說明她也有參與設計。

不料方圓偲冷靜看了桑年一眼,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台詞應對,“如果說提供幾個不成熟的小建議也算的話,那也太可笑了,我知道你想要證明自己,但也不是用這樣的方式,給你個忠告,多去提升自己,而不是想方設法地邀功。”

會議結束後,桑年“怒氣騰騰”地到方圓偲的辦公室理論,方圓偲一看到她,便用各種藉口理由搪塞。

“一開始你不是說公平嗎?這就是你說的公平?拿著我設計的作品說是你完成的,你的良心就一點都不會痛嗎?”

方圓偲看桑年這幅“生氣又委屈”的樣子,心裡彆提有多得意了,可轉而又用無辜的語氣反問:“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你的作品?你從頭到尾有參與過設計嗎?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些衣服是你設計的?你有手稿原件嗎?”

方圓偲就是知道桑年冇有,這纔敢這麼理直氣壯。

“我的手稿帶到公司卻莫名其妙丟了,現在我有理由懷疑就是你做的。”

“你有證據證明是我做的?還有,你一個實習生的手稿,誰會稀罕拿?你要冇有證據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就算是你找蕭董也冇用,出去,把門給帶上,不要影響到我的工作。”

桑年跟方圓偲“爭吵”無果,隻得“忍氣吞聲”地從她的辦公室離開。

方圓偲正得意,完全冇有察覺到桑年走出去的時候,臉上一閃而過的笑容。

桑年眼看著方圓偲越陷越深,也始終都冇有說什麼。

換句話說,這些問題都是方圓偲自己造成的。

哪怕她曾經提醒過,方圓偲也冇有任何收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