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圓偲隱約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依舊靜觀其變。

簡單地聊了一會,方圓偲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圖。

大半夜找她過來,是想讓她倒戈相向。

蕭晟甫的產業並不在雍城,但最近他註冊了新的公司,在私底下一直招兵買馬,準備藉此機會大放異彩,在雍城站穩腳跟,他承諾,隻要方圓偲願意帶著新季度的設計稿過來,他可以給她原始股,並且所受的待遇會比在蕭氏集團的時候更好,並且還會幫她解決後續帶來的麻煩。

這種條件,方圓偲聽了真是萬分心動。

蕭晟甫做了上門女婿之後得到了孫氏集團的所有資產,他的實力自然不用擔心。

方圓偲也相信自己現在手頭上擁有的設計作品,肯定能在國內掀起一陣風浪。

可比起這些,方圓偲對蕭氏集團董事長夫人這個身份,更加感興趣。

當上首席設計師,享受的年薪和待遇,再怎麼高都冇有辦法跟這些比。

更何況桑年戲弄她這麼多次,這口氣她不發泄出來,真的咽不下去!

“給我點時間,我好好考慮。”方圓偲抿著唇,暫時保留她的意見。

“時間剩下不多了,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就不會再有了。”蕭晟甫冷冷地對著方圓偲說道,一雙深沉的眼睛已經看穿了對方的心思,“我知道你是當蕭氏集團的董事長夫人,纔會放棄國外的一切來到這邊,但我很負責地告訴你,蕭靳禦這個人不值得你這樣做,就算你幫他再多,不過是給他人做嫁衣,最後享受一切還不是他身邊那個女人?”

不得不說,蕭晟甫拿捏彆人心理這一方麵,還是很有一套。

在拉攏方圓偲之前,他已經是將所有的事情都瞭解清楚。

“兩天,兩天的時間就夠了,到時候無論結果好壞,我都會聯絡你。”

蕭晟甫的話句句戳到方圓偲的心裡去了。

是啊,要是蕭靳禦不跟桑年離婚,那她待在蕭氏集團,不就是賺錢給桑年花?

難怪平日裡再為難桑年她都毫不在乎,合著在她眼裡就是工具而已。

同個時間點,蕭靳禦和桑年待在他們的公寓裡,氣氛卻好不輕鬆愜意。

桑年已經卸完了妝,洗好了澡,慵懶地躺在沙發上擺弄自己的電腦。

趁著蕭靳禦的洗澡的空檔,她纔有時間處理自己在國外所有的業務。

資訊一響,五千萬已經輕鬆到賬。

桑年熟練地將手機切換到另一個係統,整個手機乾淨得一點有用的痕跡都冇有。

她現在跟蕭靳禦住在一起,關係又這麼親密,自然還是小心謹慎一些。

有些東西,蕭靳禦現在還不能知道。

但就在這時,蕭靳禦的手機卻傳來聲響,好像是有訊息進來了。

桑年拿著手機走到浴室的門口等著,朝裡麵問了一句,“有資訊進來,不知道是不是緊急的事,要不要現在看?”

“密碼是你的生日,你幫我看。”

蕭靳禦低沉性感的嗓音從裡麵傳來,聽得桑年心裡咯噔了一下。

對她這麼信任啊……連手機都可以交給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