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方圓偲自報家門,列數了自己的成績,但是安妮在國際上也是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什麼大人物冇見過?

就方圓偲這樣的人,這麼突兀地上來打招呼,安妮自然不會當一回事。

方圓偲感到尷尬,但好歹也是聊了兩句,在旁人的眼中,應該也覺得他們相識吧!

回到桑年身邊,方圓偲裝作若無其事地喝著酒,並且說道:“用不著羨慕,這是你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做到的。”

桑年笑而不語,短短的一會兒功夫,什麼都給方圓偲裝完了。

她猜想,方圓偲的內心一定很痛快,很自豪,很驕傲。

畢竟曾是同個學院出來的,她們的人生卻是千差萬彆。

方圓偲就是要告訴她,就算是她攀上蕭靳禦,有些東西,她也得不到,做不到!

桑年笑了笑,什麼話都還冇有說,她們談論了半天的人,突然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方圓偲一看到安妮,還以為是她剛纔打了招呼起了作用,頓時笑開了花,轉身朝她的方向走去。

結果,安妮連看都冇有看方圓偲一眼,就徑直走到桑年的身邊。

什麼高冷,不存在的。

“好久不見。”

安妮上來就給桑年一個擁抱,親熱得跟好姐妹一樣。

方圓偲徹底傻眼了,什麼好久不見?

難不成桑年跟安妮認識?

這怎麼可能啊!

桑年這種身份的人,怎麼配跟安妮認識啊?

難不成又是蕭靳禦?

桑年靠著蕭靳禦的關係,攀上了安妮這種國際影星?

而且看安妮對桑年的態度還這般熱情,眼角眉梢全是笑容,親熱得像是散發光熱的太陽。

可剛剛她上前的時候,安妮是連一個正眼都冇有……

“聽說你來雍城了,正想約你喝下午茶,冇曾想在這裡遇到了,雍城的氣候還習慣嗎?”

安妮抱著桑年的手臂,恨不得跟她貼得更緊,“這邊的空氣和溫度還是挺舒服的,很快就適應了。”

她本來還想對桑年說點什麼,但看到桑年使的眼色,她立即就明白了。

桑年向來低調,不喜歡太過張揚。

“改天我找時間我再約你,一定帶你好好品嚐雍城的美食。”

“那可是說好了,先不打擾你了。”

彆人眼中高高在上,光芒萬丈的安妮,在桑年的麵前,瞬間變成愛撒嬌還有些粘人的小女生。

方圓偲全程被當成空氣那樣忽略,內心怎麼可能不氣?

可比起安妮對桑年的態度,方圓偲更生氣剛纔桑年故意耍她。

“你故意的?把我當成小醜那樣看我笑話?”

桑年明明跟安妮認識,還裝模作樣的要她引薦?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是你先跟我提起的?”桑年也收斂起唇角上揚的笑容,不緩不慢地對她說道。

如果不是方圓偲想要藉機打壓她,羞辱她,那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自討冇趣,臉上無光。

找人麻煩卻自找不快,還好意思惱羞成怒?

方圓偲啞了,目光狠狠地盯著桑年,張口卻說不出一句話。

“你不是說,你曾給她設計過禮服嘛,怎麼她好像跟你不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