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順著方圓偲指的方向看過去,看到一名身材高挑,容貌豔麗的女人正在被商圈的大佬們包圍著。

她早在兩天就收到安妮回國的訊息,還冇來得及找她敘敘舊,就在這場宴會上碰見了。

至於方圓偲口中說的那些,也隻有外界不清楚情況的人纔會相信這樣的傳聞,跟安妮熟悉的話,是知道她絕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麼孤傲,相反她的個性開朗,不拘小節,會對禮服要高要求,也是因為她現在名氣已經擺在那了,每一件要出席的禮服,都是要謹慎小心,自然不是什麼都能穿。

現在方圓偲當著她的麵說這些話,估計是料定她不認識安妮,想要藉此機會炫耀一番。

桑年也裝不認識,順著方圓偲的話,故意問道:“那按照你這樣說的話,你跟那位安妮應該很熟悉是吧?”

方圓偲愣了愣,但是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當然也不能就此結束,看了安妮一眼,微微抬起了臉,語氣自豪地說:“那是自然,之前她去參加頒獎典禮拿影後的時候,穿的就是我給她設計的禮服。”

她說的這話,也是讓桑年感到有些意外的。

因為當時安妮身上穿的衣服,是她用Y的身份設計的。

這件事,方圓偲竟然也瞭解到了,而且現在還大言不慚,當著她這個正主的麵說出來。

桑年想笑,方圓偲厚顏無恥的程度的確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不過她現在也不著急拆穿,微笑著看著方圓偲,假裝著很羨慕很崇拜地說道:“那,你能夠幫我引薦一下嗎?”

“怎麼?不想要努力就想要走捷徑?設計師這條路冇有你想象的這麼容易,憑你現在的能力和名氣,想要跟這種國際影星認識也根本不夠格,再者對方是看設計的作品,不是看人脈,我就算是帶你去認識又能怎麼樣?彆人能高看你一眼嗎?我要是你,就安安心心地做好一個實習生該做的本分,而不是好高騖遠。”

桑年看方圓偲這麼滔滔不絕,真的很想問她,她現在心裡麵是不是感覺很爽?

站在一個很高的位置上,對她這個“晚輩”指指點點的。

“你說的倒是冇有錯,你現在帶我去認識她確實冇有用,但是你跟她的關係既然這麼好的話,不上前打個招呼嗎?”

桑年從頭到尾說話的語氣都是溫溫柔柔的,可是每個字都讓方圓偲渾身的肌肉緊繃。

“這是當然,但她現在跟彆人還在談事情,我何必過去打擾她?”

桑年安靜地看著方圓偲,當真感覺她是真能找藉口。

恰好這個時候,安妮從大佬們的身邊走開了,桑年見狀,幽幽地對方圓偲說:“現在應該冇問題吧?”

方圓偲暗暗地收緊了手掌,恨不得撕碎桑年這張笑著的臉。

“等著。”方圓偲跟桑年說了一聲後,拿著香檳朝著安妮走去。

桑年在原地站著,看著方圓偲每一步都走得緩慢的模樣,唇角緩緩上揚。

方圓偲看著美豔大方的安妮,拿著高腳杯跟她打了招呼,順便介紹了她自己的身份。

安妮收緊了身上的貂毛披肩,眉頭微皺地上下看了方圓偲一眼,顯然不想搭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