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新一季度的係列上線,整個設計部都在連軸轉。

而這段時間桑年作為方圓偲的助手,擔任著大部分的主要工作。

自從上次桑年展路出她的設計才華之後,方圓偲就對她很好奇,還專程派人去調查桑年被學院開除後的資料,但結果卻是一無所獲,方圓偲感到疑惑,可又覺得,桑年要真有本事,怎麼會被她使點小手段就一蹶不振?還得忍氣吞聲地蕭氏集團當個小小的實習生?

“這一次一共會有三個係列要上線,其他人的我不清楚,但既然你現在是我在帶,你的作品我也會給你指點,免得到時候一起丟臉。”

桑年也隻是笑了笑,將自己設計的一整個係列的稿子拿給了方圓偲看。

方圓偲看到厚厚的一疊,第一時間的確有些錯愕,因為她冇想到桑年這麼短的時間內能夠交出這麼多設計來,不過,她拿出來的是列印出來的備份,不是有修改痕跡的手稿。

這是在防她?

“一個係列的稿子都在這裡,你可以慢慢看,我先出去倒杯水。”

桑年臉上似笑非笑,轉身走出辦公室,還順便帶上門。

方圓偲見桑年的背影從視線中消失,這纔開始翻閱起這些設計稿。

不看還好,一看到,她震驚到連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係列主題是他們一起敲定的,可為什麼桑年的創意和設計都這麼獨特?

乍一看眼前一亮,仔細看卻發現設計處處都透著小心機。

不但如此,就連正常人很難注意到的小細節,她都能處理得很完美……

這到底是什麼天才?上次跟她比賽時,桑年還……儲存著實力嗎?

就那樣都能讓她緊張不已,更彆提這一次桑年發揮出來的能力。

不,不可能,一定隻是放在最上麵的作品吸引人而已。

很多的設計師都是這樣,越設計就會越迷茫,款式和亮點也都會變得大同小異。

抱著這樣的想法往後看,方圓偲的手指越發用力,彷彿下一秒這些設計圖紙都會變成碎片。

為什麼……這到底為什麼……為什麼憑桑年那樣的出身,那樣的條件,能設計出這種作品?

在這個世界上,比那些不停努力的人更糟人恨的,是那種天才。

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怎麼做,就隨隨便便超越那些冇日冇夜努力學習的人。

方圓偲的眼眶有些發紅,一種嫉妒和不公在吞噬她的理智。

她的母親是國際上有名的服裝設計師,她的血液裡也該流淌著這種基因纔是……

可是,她設計出來的作品,跟桑年的比起來,是多麼的暗淡無光,毫不起眼啊。

聽到敲門聲響起,方圓偲這才收起了自己的負麵情緒,假裝淡然地看向桑年。

“當初你被開除之後,去了哪裡學習?”她語氣平常,輕鬆得像是朋友間交談。

桑年拿著水杯,露出自嘲的笑容,“一個檔案上有汙點的人,在國外能有什麼設計學院會要我?”

方圓偲聽著也有道理,因為這也有可能是她查不到桑年資料的原因。

可……冇上學,冇導師指點都能這麼專業,不更讓人覺得可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