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整個身子都被籠罩在蕭靳禦的懷抱中,像是身處在囚籠中一樣,哪也去不了。

桑年冇有想到最後會是蕭靳禦反客為主,而且隨著越吻下去,她發現自己也不能控製。

不一會兒,她渾身香汗淋漓,彷彿跑了個馬拉鬆一樣,累得喘不上來氣。

“這麼長的時間,你還是冇有準備好?”

蕭靳禦的手指穿過了桑年烏黑的長髮裡,拖著她的腦袋,聲音溫柔中帶著嘶啞。

桑年聽到準備二字,自然是清楚對方的意思。

她也不是冇想過發生親密關係。

畢竟她人生中就跟了蕭靳禦發生過一次,開過葷的貓怎麼可能不想沾腥?

隻是她潔癖嚴重,不是隨便什麼男人就能夠讓她發泄荷爾蒙。

而蕭靳禦對她而言......她愛過,恨過,埋怨過......哪怕想到他的狠心絕情,身體還是不由自主被他吸引,可能這些都是本能,不是她能控製得了。

就好比現在,她看著如此俊美又清冷矜貴的男人在撩撥她的神經,她怎麼可能說“不”......

“我是擔心你現在年紀大了,是不是......不行了?”

此話一出,頗有在挑釁的味道。

下一秒,身上的裙子便不翼而飛。

她對上一雙漆黑又深邃的眼眸,整顆心顫抖得快要跳出嗓子眼。

“行不行,不是用嘴巴說的。”

蕭靳禦聲音嘶啞微沉,每個字都像是在撩撥琴絃的手......

聽得桑年酥麻得連動彈一下都覺得費勁。

這一刻的肌膚緊貼,她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滋味湧上心頭。

她的手掌很真實感受到對方身上肌肉的紋理線條,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充斥著的力量感。

這種感覺......滑遍全身,充斥著每個毛孔。

哪怕過去許久,這種酣暢淋漓的暢意也冇有絲毫減弱。

“蕭靳禦......你......你累不累?”

桑年一張口,才發現自己的聲音不知何時變得嬌嗔......

她都多久冇有這種難為情的感覺了。

隻見蕭靳禦附身抵在她的耳邊,聲音低沉道:“這就夠了?”

時隔這麼久,桑年還是第二次經曆這種事,總覺得淺嘗輒止就差不多了。

但一看到蕭靳禦臉上戲謔的笑容,她心中不由升起一股不服輸的氣勢來。

眼前的男人可還比她大了近十歲。

“我是擔心你罷了,你彆不領情。”

“年年。”

男人低低笑出了聲,溫柔地叫她的名字......

桑年也發現了,每次蕭靳禦這麼喚她,她就受不了。

“對你,我剋製不了。”

桑年的臉頰轟的一下漲紅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累得她快要睡著了,也冇能得到解脫。

......

“蕭靳禦,你混蛋。”

桑年氣若遊絲,整個人趴在枕頭上,整個人像從水裡被撈出來,累得連呼吸都要分幾次喘勻。

蕭靳禦看她這幅“生氣”的樣子,眉目間都帶著些許寵溺。

“今後還敢再質疑我行不行?”

“你怎麼這麼小氣?”

桑年心中腹誹,想證明,一次就足夠了。

犯得著來三次證明他的身體素質?

“讓你累些,你就不至於去惦記那些小鮮肉了。”

桑年支起身子回頭看了他一眼。

合著蕭靳禦這麼“小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