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冇有自己的孩子,他今後的家業要怎麼處理?

就算是領養個孩子,冇有個血緣關係,今後也會發生變故。

所以最好的,還是找個能夠為蕭家傳宗接代的女人。

桑年心裡像是有一頭小鹿一樣在亂撞,百般滋味,不知道怎麼形容。

放過他嗎?

一句放過,彷彿是桑年一直癡纏著不放,覬覦蕭家的一切,從不擇手段,貪慕虛榮,變成死纏爛打,厚顏無恥。

桑年有點想笑,以她的能力想要什麼條件身份的男人都唾手可得,犯不著在這裡落人口舌,惹人嫌棄,但直到今日她又覺得,蕭靳禦那麼執著,她再毫不顧忌地推開,似乎對他太不公平……

再者,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桑年就算要走,那也是不拖泥帶水,無牽無掛,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人隨意左右。

“爺爺,或許您應該聽聽靳禦的想法,而且他的性格您也清楚,如果我那麼容易就能夠勸說,那一切就冇那麼困難了。”

蕭老爺子當然懂,要不然也不會專程叫桑年過來討論這件事情。

“我可以不逼你們離婚,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你如果能答應的話,一切照舊。”

“什麼要求?”

“我會在有生之年給靳禦物色合適的對象孕育下一代,這個女人不會進家門,她生下的孩子也會過繼到你的名下,你們的生活也不會有任何影響,靳禦也能有自己的孩子。”老爺子聲音沉穩,這個主意也是他想出來折中的法子。

既然蕭靳禦非桑年不可,他又不想傷了親人的感情,隻能這麼做,兩全其美。

而且他覺得桑年也冇有任何拒絕的理由,生不出孩子,本來就是她的問題,她要想繼續待在蕭靳禦的身邊,那就隻能做出讓步,有怨氣也隻能忍著。

桑年緘默不言。

她不認為,如果真這樣做了,孩子的母親能夠跟蕭家一點關係都冇有,更何況,她一個有精神潔癖和身體潔癖的人,怎麼可能接受自己的另一半跟彆人生孩子?

結果很明顯了。

老爺子是在給她選擇。

要麼走,要麼接受現實。

冇有人能夠事事如願以償。

桑年想到了小寶,但蕭家現在的狀況,她絕不可能讓他們知道,也不能讓小寶捲入莫名的是非中,她寧願捨棄一切,也不可能讓小寶有受一丁點傷害的機會。

更彆提,從一開始桑年就跟蕭靳禦撒謊了,這個謊言一旦說出口,就冇有那麼容易就揭穿,她和蕭靳禦之間,還冇有到完全信任的地步,更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之間又會分道揚鑣,各奔東西。

在這麼多未知的狀態下,桑年說的越少,就越能把傷害值降到最低,至少不管發生何種狀況,都不會牽連到孩子。

“爺爺,我不會讓您為難,找彆人為靳禦生孩子,我接受不了,靳禦也不可能會同意,我答應您,等他回來,我會再跟他溝通。”桑年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老爺子看著桑年,冇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