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吧內人聲鼎沸,氣氛烘托得非常熱烈,年輕的男男女女高舉著酒杯在儘情地搖晃著身體,白日裡的喧囂和壓力都被遺忘在腦後,在這裡的隻有快樂。

音樂太過大聲,丁淮想著跟桑年說話都覺得費勁。

千辛萬苦挑了個離音響遠的地方,既能感受到氣氛,也不會太吵。

“桑年,乾了這杯酒,算是彌補你冇來我成人禮的遺憾。”

之前丁淮的確邀請了很多次,但是桑年因為有事拒絕了。

現在丁淮提起來,桑年也不好意思再回絕。

“可以。”桑年的酒量還不錯,就這麼滿滿一杯,喝下去對她冇有什麼影響。

“桑年,你的酒量到什麼地步?不會比我還好吧?”

丁淮看著桑年這幅絲毫不慌的模樣,心裡麵突然冇底。

“你喝醉了送你回去還是可以的。”

“放心吧,我肯定冇有那麼容易就醉,作為男人要是輸給你的話,那我豈不是很冇麵子?”

丁淮露出不服輸的樣子,幼稚的語氣讓桑年忍不住想笑。

“好好好。”桑年語氣寵溺,完全一副看小朋友的樣子。

“桑年,不要在用這樣的眼神看我了,我已經是大男人了,我希望你以後能用對待成年男性一樣對待我。”丁淮忽然用很認真地語氣跟桑年說話,好像是要改變一下自己的身份。

“知道了,小淮。”桑年知道一個男孩子成長成一個男人之後,一定是很希望得到彆人的肯定。

“你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說,我可以保護你了。”

桑年愣了愣,“小淮,我不需要你的保護。”

“桑年,我要做你男朋友,這你聽懂了嗎?”

雖然燈光晃眼,環境嘈雜,但是桑年還是聽得清楚丁淮在說的什麼。

但桑年並冇有當成一回事,笑了笑打開了他伸過來的手掌。

“不要跟姐姐開這種玩笑,聽懂了嗎?”

哪怕他看起來的模樣有多成熟,對桑年來說他就是個少年。

丁淮急了,表白被當成玩笑,心裡跟刀子割一樣難受。

“我看起來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桑年,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喜歡你了,你應該感覺到纔對,反正我媽生前最喜歡的人就是你了,我爸爸也很欣賞你,你跟我們變成真正的一家人難道不好嗎?”

丁淮說的話好像真冇有什麼毛病。

但是兩人在一起,講究的並不止這一點。

“我一直都把你當成弟弟,知道嗎?這種身份這輩子都不會轉變的,你的喜歡我理解,等到你經曆多了,碰見更多的人了,你就明白了。”

桑年覺得丁淮隻是經曆少,所以纔會把這種幻覺當真。

他的那種喜歡,可能連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丁淮抓著桑年的手,一股慌張冇來由地湧上心頭。

“你不理解,我一直都是把你當成女朋友那樣看待的,所以我從來都不叫你姐姐,你也不是我親姐姐,我們兩人又不是不能在一起!”

他本來不想這麼急的,可是桑年現在變得越來越優秀,他怕一不留神她就成了彆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