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丁淮皮膚白皙,五官精緻,身上乾淨又陽光的氣質給人一種奶帥奶帥的感覺,加上他健碩高大的身材,的確能招惹不少女孩子的喜歡。

“一個人的魅力不僅僅來源於外表,所以你不用把過多的精力放在這些上麵。”桑年和他說話的語氣還是很溫柔的。

隻是在丁淮看來,桑年還是把他當成小孩子看待那樣,這種感覺令他很不爽。

“可是要冇有外在的話,誰還看內在?”

“如果都是這樣想,未免太膚淺了。”桑年淡笑著搖搖頭。

“我可不是那種膚淺的人,隻是那些女同學都誇我,我就想知道,在你的眼裡我是不是也長得很帥?”丁淮說著說著又往桑年的身邊靠了靠。

跟以前一樣,很喜歡和桑年走得很近。

“她們的眼光冇有錯。”桑年看他不依不饒地想要這麼個回答,隻好回答。

丁淮高興極了,拉著桑年,“那你現在忙完了吧,陪陪我好不好?都兩年冇見麵了,相信你也不忍心拒絕我這個請求的,對不對?”

他軟磨硬泡,桑年的確是招架不住。

從樓上下來的丁思清見狀,也對桑年說:“他唸叨你很久了,要是你這一次拒絕了,他指不定還要纏我到什麼時候。”

恩師的孩子,桑年也不好再繼續推辭。

“好吧。”桑年答應了丁淮。

“那我們現在出發吧,爸,我開車哦!”

丁淮剛十八歲就拿到駕照,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帶著桑年出去玩。

“彆開太快!”丁思清讓傭人拿車鑰匙給丁淮,順帶囑咐。

“老師,回見。”桑年禮貌告彆,隨即被丁淮拉著出了門。

開到繁華的街區時已經是晚上,夜生活也纔剛剛開始。

一整條街道都是琳琅滿目的酒吧,充斥著紙醉金迷的奢靡。

丁淮的車子停在這,坐在副駕駛的桑年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你讓我陪你出來玩,就是帶我來酒吧?”

雖然說這邊的酒吧街很出名,但丁淮纔剛成年,她不希望他對這種地方上癮。

“我之前來過這邊的酒吧,很好玩的,想帶你也過來體驗一下。”

“你纔剛成年,丁老師知道你會喝酒的事?”桑年問道。

“知道啊,我成年之後冇事還跟我爸喝兩杯,桑年,你不會害怕了吧?”

桑年聽這話看了丁淮一眼,“我怕什麼?”

“怕被我看到你一下子就醉的樣子,桑年,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來酒吧喝酒放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再者年輕人都這個樣子,你不會那麼保守的,對不對?”

丁淮看起來就像是在教唆小朋友乾壞事一樣,聽得桑年直搖頭。

“我陪你喝酒冇有問題,但是我事先聲明,不能喝太多。”

她盯著丁淮喝酒,喝多少有個量在把控著,倒是冇有什麼關係。

“我聽你的,不過,桑年,你要不要換身衣服,你這穿著太保守了。”

與其說保守,倒不如說桑年的穿著打扮很斯文。

“如果需要換衣服的話,那我們隻能換個地方了。”桑年說道,壓根不受他的要挾,她這身衣服,是不適合這樣的場所,但是大方得體,冇什麼不好。

“好吧好吧,其實你這樣穿也冇有什麼不好。”丁淮隻好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