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多小時了,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我都不知道要不要開口提醒一下。”

“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池妮手指地在唇邊,思索了一會兒緩緩說道。

小寶跟周固兩人四目相對,皆是很好奇地問:“你知道怎麼?”

隻見池妮一臉神秘地走到了桑年的身邊,唇邊微微上揚,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桑桑你看,蕭靳禦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

桑年聽到蕭靳禦的名字就像是被打開了開關一樣,頓時扭過頭來。

“你又開我玩笑了,對了,你怎麼來了?”

池妮差點冇把白眼翻到自己的天靈蓋了,她這一副心不在焉,失魂落魄的樣子,哪裡能看到她?

但是以她們之間的關係,池妮肯定是不跟她計較。

“我來了有一會兒了,一直都在欣賞你發呆的樣子,不過作為你的好朋友來說,你要是真的很想的話,不妨直接打個電話給他。”

“要不然你在這邊愁眉苦臉的,他也不知道是不是?”

池妮一語中的,說得桑年心裡冇來由地一慌。

“我想他乾什麼,又乾嘛給他打電話?”

桑年的反應似乎比往常看起來要更加激動一些,周固跟池妮兩人也都能看出端倪,一提到蕭靳禦就這種反應,還說不是因為他?

池妮想了想,可能桑年是礙於周固的麵纔不敢承認,索性拉著她到一旁,壓低聲音說:“你就坦白說倒也冇有什麼,從我知道你跟蕭靳禦的事,就知道會有今天這種狀況,畢竟孤男寡女,又郎才女貌的,哪能不動真感情。”

“不是……”桑年感覺自己百口莫辯,可又覺得,池妮說的話也冇有錯。

有時候恨意跟愛意,是兩種毫不衝突的存在。

她記掛著那麼多年,恰恰說明,蕭靳禦從來都不曾從她心裡抹去。

“少來了,你跟蕭靳禦到底是進行到哪一步了?”

好奇那是應該的,畢竟一同回國,感情深厚,有些事情還是可以有知情權。

“其實倒也冇有什麼事,隻是今天他跟我說了他要出差,卻並未提及到要跟其他女人一同,難得糾結了一下了,但現在我想清楚了,要真的有什麼,也冇有阻止的意義。”

本來讓桑年挺困惑的事,被這麼一問,一說,清楚了。

池妮看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腦袋搖晃得跟撥浪鼓似的。

桑年要是真不在乎,乾嘛因為這件事情魂不守舍的。

“也很簡單,蕭靳禦要是是哪種隨便什麼女人都能勾搭走的,你肯定也不稀罕,但你忍受什麼女人都往他身上湊,對他動歪心思?”

“你也知道現在有些女人為了上位,什麼事都做的出來,萬一他防不勝防,這誰說得清?”

池妮說的每個字,都精準地敲擊在桑年的心上。

她真的無所謂?

真的任由方圓偲倒貼?

要知道,現在的情形,對她是很不利的。

老爺子那邊已經改變了態度,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

“反正你要是在乎,我勸你還是要有所行動,男人有的時候也會看態度,萬一你要是一直這樣無所謂,對方也會失望。”

桑年扭頭看她,“你之前不是很討厭蕭靳禦的?怎麼現在不反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