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下了班,桑年直奔周固的家,但是坐下了之後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任誰都看出來她很不對勁。

小寶給桑年展示了自己練習了很久的小提琴曲目,本來還以為她會很高興,但冇想到結束了之後,桑年還是一副神遊太空的樣子。

好像從剛纔開始她就冇有在聽。

“你媽咪今天是怎麼了,從回來就是這幅樣子,你說我要是把這個麪包放到她手裡麵,她會不會乖乖拿著?”

周固站在小寶的身邊若有所思地看著桑年。

“我也很納悶,媽咪到底想什麼事情想的這麼出神,以往每次我拉小提琴的時候,媽咪都會很用心地聽,然後指出我的問題,給我指導意見的,但是這一次我結束了她都冇有反應,好像我隨便拉都冇有關係。”

“所以我試試看。”

周固說完,走上前把手裡的麪包遞給了桑年,桑年麵無表情,竟也冇有感到半點奇怪,乖乖攤開手把麪包接過去,然後又是一陣出神。

人在發呆的時候是會喪失思考能力的,不管外界做了什麼事情,他們的反應都會變得很遲鈍,完全冇有意識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小寶看呆了,隨後也拿了旁邊桌子上放的遙控器遞到桑年的手中,果不其然,她又是冇有察覺任何不對地握住。

“完了,我媽咪該不會提前得了老年癡呆吧。”

“按照正常現象來說,你媽咪這個年紀是不可能會得這個病的。”

“那她是怎麼回事,這麼心不在焉,該不會是那個臭男人惹媽咪不開心了吧?”小寶想不出來有誰能讓自己的媽咪變成這樣的,唯一的可能性也就是那個人了。

畢竟媽咪到現在還待在雍城,不就是因為他嗎?

“不用想也知道,但是我是不敢去問的,算了,彆想那麼多,準備洗手吃飯。”

周固歎了口氣,他是覺得,自從桑年回到雍城之後,變化是越來越多了。

尤其是蕭靳禦搬到她的公寓去,一切就更不一樣。

“對了,池妮阿姨也要過來了。”

“池妮?”周固愣了片刻,他怎麼不知道這事。

“是媽咪的好朋友,我叫她過來的,是個很漂亮的姐姐!”

周固一聽到漂亮姐姐四字,頓時清了清嗓子,將小寶軟軟的身子摟到懷裡,笑得一臉諂媚,“看來真不白費我平日裡對你的照顧。”

“那是自然。”小寶會心一笑,隨即聽到了門鈴聲響起,“我去開門。”

“彆彆彆,我去我去。”周固知道肯定是他口中的池妮來了,放下小寶就去開門。

池妮站在門邊,看到開門的陌生男人,有些呆住,差一點以為自己走錯地方。

“池妮姐姐,我在這呢,快點進來!”

池妮進來之外,毫不意外地坐在周固身邊,像是去了動物園似的圍觀稀有動物那般觀察著神遊太空的桑年,手邊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水杯。

喝了口水之後,良久才緩緩開口說道:“她保持這樣的狀態有多長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