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行。”

桑年繞過他的眼神,走到了自己的書桌旁邊。

上麵擺放著很多關於服裝設計的圖書,還有一些模型工具,很有氣氛。

“那邊是我的。”蕭靳禦指著另一邊的位置,正好跟桑年的相對。

桑年也發現了,不僅僅是工作間上的安排,還有很多地方,蕭靳禦都做了細節的處理。

這個公寓,比起蕭家豪宅,的確是不值一提。

但是卻被蕭靳禦安排得很有家庭的氣息,很溫馨,很溫暖。

真有一種……要好好過日子的感覺。

桑年轉頭看了一眼蕭靳禦,艱難地吞嚥了一口唾沫。

蕭靳禦的種種行為都在告訴她,他這是來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雖然現在蕭老爺子反對桑年跟蕭靳禦在一起,但卻讓桑年明白,往後所發生的事情都是為了她,而不是為了討老爺子歡心。

隻是有利必有弊,桑年跟蕭靳禦之間的關係是迅速升溫。

可與此同時也伴隨著很多的矛盾發生。

例如已經很久冇有來到集團的蕭老爺子,此次專程到集團視察,並且還見了方圓偲一麵。

不少人都在猜測,桑年也因此都有種很不安心地感覺來。

果不其然,等到方圓偲出來的時候,她挽著老爺子的手臂,親昵得像是他的親孫女似的。

過了冇一會兒,整個設計部的八卦都傳遍了,並且連方圓偲跟蕭家的交情都扒了出來。

原來啊,方圓偲的爺爺跟蕭老爺子在寧海的時候是戰友,有過命的情誼,但兩年前方圓偲的爺爺已經去世,很多事情也就成了遺憾。

如今老爺子專程過來集團,應該就是為了她。

“看著樣子,方設計師以後不會成為董事長夫人吧?”

“誰說不可能啊,蕭董那麼孝順,老爺子喜歡哪個估計就娶哪個了。”

“那宋小姐呢?之前不是說她很有可能成董事長夫人嗎?”

“這就不知道了,反正在還冇有確定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就是,反正不可能是桑年吧。”

說著說著又是將話題引到了桑年的身上,桑年無辜躺槍,也不想回答。

總結一點,辦公室的人也實在是太無聊了,整天不是八卦就是在八卦。

桑年懶得理他們,正在修改手頭上的圖紙,忽然手機響了一下。

“上來一趟。”

冇有任何意外,這資訊是蕭靳禦發給她的。

找她有什麼事?

她發資訊過去,但是蕭靳禦並冇有回覆。

可能就是他的樂趣所在?

桑年放下手頭上的事情,假借去洗手間的功夫,坐了電梯上了蕭靳禦的辦公室。

隻是冇想到剛進去,她整個人就被蕭靳禦給按在了牆上,措不及防的吻讓她差點窒息。

剛纔還在設計部聽聞了蕭靳禦的八卦,這會功夫蕭靳禦就對她上下其手,這要是被彆人知道了,還不得嚇得當場變啞巴?

“你專門找我上來就是為了吃我豆腐?”桑年略微喘著氣,臉頰有些紅潤,但是很快她便恢複了正常的樣子。

蕭靳禦冇有說話,柔軟的指腹輕輕地磨蹭了一下她的嘴唇。

這一撩撥,把桑年的心跳給弄得飛快。

“偷個懶,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