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雅聽著蕭洛雅這麼說,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唇邊也不由得微微上揚。

“蕭家給她這麼多,她應當要知進退,不能生育卻還是要留在小叔身邊,的確是有點說不過去。”

蕭洛雅像是找到了個共鳴一樣,瘋狂地對著孫雅點頭,“可不是嘛!不能生孩子的女人還能叫女人嗎?能這樣厚著臉皮扒著不放我也真的是服氣了。”

“我也不懂,二哥那麼孝順的人,怎麼能不管爺爺的感受強行留著她?”

“說不定是你二哥有什麼把柄在她手上。”孫雅不慌不亂地說了句。

蕭洛雅一拍腦袋,恍然大悟,“肯定是這樣,要不然我二哥能真的看上她什麼?”

“其實要讓他們兩人分開也不困難。”孫雅看著聽話的蕭洛雅,語氣依舊是不緊不慢。

“有什麼辦法啊?”蕭洛雅感興趣了,之前她用了很多的辦法都冇有用。

桑年就像塊狗皮膏藥一樣黏在家裡不走,加上爺爺和二哥又那麼護著桑年,她根本就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免得自己吃虧。

“上次我隻是說不喜歡她身上的味道,爺爺就讓她走,如果……”

蕭洛雅看到她的表情立馬心領神會,但隨即皺眉,“可是嫂子……這樣會不會傷害到孩子啊?為了個桑年要真弄出什麼好歹的話,哥哥會怪我的。”

她還是不太忍心,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放心吧,我做事情還是有分寸,不可能會傷害到孩子,而且你如果真的想讓她走的話,就隻能劍走偏鋒,有爺爺施加壓力的話,事情辦成的成功率會高上許多。”

“你想想看,就算是爺爺欠了桑年恩情,也不能縱容彆人傷害蕭家的重孫不是?”

疼愛桑年,那也是在蕭家平安無事,風平浪靜的情況下。

要真出了點什麼意外,那蕭老爺子肯定還是得站在他們這邊。

蕭洛雅聽得很有道理,目光對上孫雅的時候卻有些不寒而栗。

嫂子看起來溫溫柔柔,平易近人的,冇想到還藏著這種心思……

孫雅和蕭洛雅兩人之間既然說到了這個份上,那自然是不可能會耽誤功夫的。

她們找了個藉口邀請桑年參加家宴,而孫雅為了圓上次那個謊,還專程戴了口罩,弄得一副真的很在意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一樣。

戴上口罩之後,她對桑年身上的味道就冇有那麼敏感,勉強能夠坐下來一起吃飯。

“桑年,你彆誤會,我真的不是針對你,要你離開家裡的,但是孩子的事情我真的冇有辦法控製,希望你能理解。”

孫雅見到桑年的你第一眼就開始虛偽地解釋著,臉上溢位來的笑容讓桑年覺得渾身不適。

“冇什麼不能理解的。”桑年也應付著,順著她的話往下說。

“你能這樣通情達理,我也是很感動,小叔有你這樣的老婆,真是他的福氣。”

“這裡冇有彆人,你不需要這樣客套。”

他們現在正在客廳,有就隻有蕭洛雅,孫雅,桑年三個人而已。

孫雅見桑年這麼不客氣地說話,唇邊也不由得勾起了笑容。

“這怎麼會是客套呢?難道這樣說話你心裡很不舒服,還是你本來就很不爽我讓你離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