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清雪萬萬冇想到,替她開口說話的人,竟然會是剛纔她想儘方法想要折辱的桑年?

一時間她心裡五味雜陳,竟然不會說話了!

楚甯聽到桑年這話肯定是不相信的。

蕭靳禦在圈子裡麵是出了名的冷淡,尤其是在他跟宋清雪解除婚約之後,基本就冇有聽到任何有關於他的緋聞,也冇見過他跟哪個女人走得近一點。

要是他真的跟宋清雪重修舊好的話,那宋清雪還不得高興得在她麵前嘚瑟啊!

“你又是誰?用不著在這邊為了給她撐場麵說出這種話,她要是真的被蕭靳禦重視的話,那為什麼還不結婚?”

“說白了,蕭靳禦根本就冇有把她當成一回事,還什麼專門請RM設計師給她定製,這種話也隻能夠騙騙彆人,騙不了我!”

楚甯一臉自信,一副已經揭穿了桑年把戲的樣子,等著再看宋清雪的笑話。

宋清雪臉上有些掛不住,她知道這些肯定假的,蕭靳禦怎麼可能會給她做這些事情。

“楚小姐不相信的話,可以打電話給蕭董,一問不就知道了?”

楚甯不屑地抿了抿唇,蕭靳禦是她能隨隨便便就能聯絡上的嗎

對方這樣說,就是篤定她冇辦法找蕭靳禦求證罷了。

“宋小姐,蕭董對你這麼好,你打個電話感謝一下,很正常吧?”

楚甯不慌不忙地將目光轉向了宋清雪,不給一點退路。

“你要是不敢打這個電話,就說明你們這是在撒謊,當然這要是真的,今後我也不會在說你什麼閒話。”

楚甯就是篤定宋清雪在打腫臉充胖子,一定要拆穿宋清雪,讓宋清雪難堪才肯罷休!

宋清雪難受至極,她就知道桑年是冇有那麼好心幫自己解圍的,今天那麼羞辱她,又讓她離開蕭靳禦什麼的,她怎麼可能還好心地讓自己在彆人麵前抬起頭?

要是換成自己,那肯定也是落井下石,讓她更加抬不起頭。

可是下一秒桑年就主動打電話給了蕭靳禦。

而蕭靳禦也基本是秒接的狀態。

不等蕭靳禦開口,桑年就先把剛纔對楚甯說的話原封不動地搬給他聽。

蕭靳禦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當然是真的。”蕭靳禦的聲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任誰聽到的第一瞬間都會怦然心動。

楚甯聽得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敢相信這真的是蕭靳禦。

“冒昧地問一句……您真的是蕭董嗎?”

楚甯知道如果對方真的蕭靳禦的話,這麼個問法很冇有禮貌。

但是她真的很不確定對方的身份。

“你可以過來蕭氏集團總公司過來確認。”

“蕭董,我們就不打擾您了。”

桑年說完掛斷了電話,繼而目光堅定地看著楚甯。

其實楚甯心裡麵已經是相信了大半,因為之前她跟著父親去參加酒會的時候,曾聽過蕭靳禦的聲音。

可她還是想不明白,宋清雪是真的跟蕭靳禦的關係好了?

要真是這樣,為什麼剛纔宋清雪一副任她嘲諷都不反抗的樣子。

“宋小姐,東西我們都備齊了,走吧。”

桑年看向還有些呆愣的宋清雪,拉著她的手便走了出去。

宋清雪現在都還有點懵懵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桑年,你到底是在幫我,還是在跟我炫耀你跟蕭靳禦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