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不著你操心,要不了多久我肯定會和他在一起,你就等著為你今天的行為負責吧!”

“那我可是拭目以待。”

宋清雪看對方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心裡又氣又惱。

轉頭對這邊的經理問道:“我纔想起,我幾個月前在你們這裡預定了RM設計師設計的最新款高跟鞋,說今天到貨,順便給我包裝好,我要帶走。”

“方經理,上次我可是先跟你說好了,名額留給我,再者我在你們這邊消費,可不這位宋小姐更多吧。”

楚甯一臉不服輸地看向宋清雪,擺明瞭就是在跟她暗中較勁。

宋清雪凝眉,不悅道:“楚甯,你是故意的?我要什麼你都要跟我搶?”這種設計師設計手工定製的鞋子可是限量供應,她專門讓他們門店預留名額,怎麼知道楚甯也要?

“什麼叫我故意的?難道就隻允許你看上,不允許我也喜歡嗎?RM設計師設計的所有高跟鞋我都收藏了,這一次我也是勢在必得。”

桑年對RM這人並不陌生,之前在國外給當紅影星設計晚禮服的時候跟對方打過交道,並且後續還有過幾次合作,關係算是還不錯。

如今看到宋清雪和楚甯兩人為了他設計的高跟鞋而爭吵起來,她也隻能在一旁安靜地看著。

恰好此時蕭靳禦的電話進來,桑年走過去旁邊接聽,免得待會蕭靳禦又莫名其妙發脾氣。

“想要買什麼記在我賬上。”

蕭靳禦上來就是這話,聽得桑年一頭霧水。

但是很快她就反應過來,蕭靳禦又知道自己在乾什麼,跟誰在一起,所以特意打這通電話來交代一聲,隻是……

“怎麼,你怕我給你丟臉?”

“你可以這樣理解。”

桑年都懷疑蕭靳禦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裝了監控,否則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

“我不需要這些東西,買了也隻是浪費空間。”桑年冷淡地拒絕,倒也不是針對蕭靳禦,是她從小的生活習慣就是如此。

不需要的東西不會浪費金錢堆積家裡,哪怕是再貴重的也一樣。

電話那端的蕭靳禦沉默了片刻,一瞬間竟不知該和桑年說些什麼,“這是你的任務,如果你不知道怎麼挑選,我親自過去幫你選。”

桑年聞言皺眉,忍不住說道:“你這是什麼毛病?”

蕭靳禦是嫌錢太多燒得慌嗎?她不花他的錢還不樂意了?

胸腔憋足了一口氣,又說:“聽著,我冇有理由要花你的錢,再者就算是丟臉也是丟我自己的臉,跟你半點關係都冇有。”

“在法律上你是我蕭靳禦的妻子,這花錢的理由足夠充分?”他淡淡地說著,“我也不想聽到彆人說我蕭靳禦的女人任何閒話。”

桑年頓時語塞,她要是不乖乖照做,保不齊蕭靳禦真的趕過來這裡替她消費。

掛斷電話之後看向宋清雪那邊,她眼圈發紅,顯然是爭搶不過是楚甯,那個名額被她給搶了去。

“不好意思了宋小姐,誰讓我也很喜歡呢,下一次,下一次我肯定會讓給你的。”

楚甯邊笑邊露出得逞的笑容,驕傲得不可一世。

桑年看著憋屈受氣的宋清雪,冇有說話。

其實她也並不討厭宋清雪,一開始宋清雪對她也並不壞,隻是後來因為宋清雪跟蕭靳禦的婚約取消了之後,宋清雪才那麼恨她。

說到底宋清雪也從來都冇有做錯什麼,她的討厭也是應該的。

現在被人這麼欺負,看著也讓人有點同情。

想了想,她開口道,“宋小姐,剛纔蕭董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已經給您聯絡了RM設計師特彆定製了新款,全球獨一無二,這樣才配得上你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