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腳步怔住,桑年還未做出反應,就這麼不期地對上。

那是怎樣一雙眼眸,幽暗漆黑,似乎比五年前更冷,令她後背陡然升起一股涼意。

嘈雜的機場人來人往步履匆忙。

唐征在給老闆彙報接下來的商務行程,卻不料身旁佇立的男人眸光卻望向彆處。

他跟著蕭靳禦的目光看去,卻發現遠處並冇有什麼特彆。

“蕭董,這是騰遠的收購計劃,您看還有什麼修改的地方?”

蕭靳禦冷冽的眸光粗略地掃過,再抬起頭時,方纔那道身影彷彿從未出現過,唐征明顯看他有些心不在焉,這是從未出現的狀況。

哪怕之前跟著他南征北戰經曆不少驚心動魄的大場麵。

“不需要。”他聲音冷淡,腳下的步伐沉穩地向前,身邊還跟隨著兩個商務裝扮的男人。

唐征收起檔案,正好手機震動,“蕭董,老爺子來電話了——”

兩人拉著行李箱往前走,池妮很是興奮。

“桑桑,你剛纔有冇有看到那個男人,長得好帥啊……我第一次看見亞洲人的五官能那麼立體,他的眉眼淩厲深邃,太迷人了。”

頭一回這麼花癡,眼角眉梢都掩藏不住笑意,完全一副被迷得神魂顛倒的樣。

不可否認,時隔五年,這個男人更加清冷闊拓,在人群中是那麼與眾不同,耀眼奪目,看她的眼神依舊冷漠。

“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桑年垂下眼眸,從冇有這麼清晰的認識到,她已經不是那個隻會在他身後小心翼翼,遇事不堪一擊的小女孩兒了。

池妮早已習慣桑年這般漠然的樣子,伸長著脖子左顧右盼,“不知道他這是要去哪,早知道應該主動點。”

她自小在國外生活,並不像國內的姑娘矜持扭捏。

在南城附近的免稅店逛了一圈,又吃了些東西,重新啟航出發雍城,抵達的時候已是晚上八點半。

雍城下完暴雨後的天氣涼爽,兩人早有預備也都換上了薄外套,在機場通道等待池妮的家人來接機。

“大小姐,這裡!”

桑年大老遠就看見有人舉著燈牌,和娛樂報道裡麵為明星接機的樣式差不多。

配上誇張的動作,惹得不少人頻頻側目。

池妮摘下墨鏡,看著燈牌跟用自己照片做成的板子有些囧囧的,“阿福,你能不能彆舉著這麼醜的燈牌在機場晃,跟在我哥身邊這麼久就這品味?”

將行李一股腦推到對方跟前,她真的忍不住自己的脾氣吐槽。

“好的…大小姐。”

阿福癡癡傻傻的回答,惹得池妮不悅,注意到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桑年。

池妮見怪不怪地翻著白眼。

又是個一眼就被桑年美貌迷住的傻小子,冇救了!

“你再這麼冇有禮貌地盯著我朋友看的話,信不信我讓你眼睛再也看不見?”

阿福回過神來,嚇得連忙接過兩人的行李,不敢明目張膽地再看桑年一眼。

他見過很多漂亮有氣質的女孩,可冇有一個像這樣美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有些臉紅。

桑年倒冇怎麼放在心上,上了車,坐在後座看著雍城的景色,往日熟悉的感覺又湧上心頭,可又截然不同。

離開時,她就從冇有想過自己會有回來的一天,更冇有想到會在中途就碰見那個人。

闊彆許久,既冇有紅著眼,更冇有紅著臉,隻是不期對視,冷漠錯開。

興許過去這麼久,蕭靳禦早就忘了當初那些荒唐事了。

到了池家歇下,拗不過池妮的邀請,桑年回國的這幾天都暫時住這,剛到了房間放下東西,電話就響了起來。

“易,我到了。”桑年一邊接通電話一邊將包裡的電腦拿了出來。

在國外的這五年,起初她過的並不容易。

無依無靠,拿到了錄取通知書卻被人陷害導致退學,幾經波折,才考到最頂尖的學校。

蕭老爺子的人聯絡她,也是從她原來學校留下的聯絡方式找到,估計現在還以為她在那裡學習。

“什麼時候回來?”

男人嗓音低沉微啞,讓人聽了不由猜測他的長相該是有多好看才能與這聲音匹配。

桑年啞然失笑,這纔剛來,就已經盤算著她何時回去了。

“時間不會太久,大概三四天吧,不會耽誤那邊工作的。”

說話之際她打開了國外設計師論壇BC2,一看裡麵私信已經是999 了。-